咕咚网

制造分身,超极癌细胞分身,我的神灵分身,火影之无敌分身

发布时间:2019-11-19 04:18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“非也!”楚倾瑶摇头,“芸篱的娘是前辈的亲传大弟子,这事你知道吧?”

“辛苦了。”楚倾瑶推门进去,见白谨坐在床上,容颜憔悴,似乎一夜没合眼。

楚倾瑶拿掉他的手,撅着嘴唇不满的道,“你想憋死我啊?用那么大的劲儿。不过你放心,就算有些小情况,我自己也能处理。”

帝凤鸣半信半疑,拿出银针取了几滴血,便告辞回了帝家。

无双冷笑,“你们都怕中毒,我就不怕?”

无垢,一定是他。要不是他前几天去威胁过她,她还想不到他身上。

韩清风叹了口气,目光似有若无的落到她的小腹。

韩清风叹了口气,目光似有若无的落到她的小腹。

七杀黑着脸,他是王爷的暗卫,王府就是他的家,他哪都不去。如果哪天真被撵走,也一定是他咎由自取,做了错事,到时候,他哪还有脸苟活。

帝凤华拦住他,“那样太麻烦,就用这艘好了。”他说完,就命令渔夫开船。

第244章长公主出嫁 七绝很快过来,“属下见过王妃。” “外面传得很厉害吗?”她问。 七绝点了下头,“大街小巷都在传,而且还把北宫子鸢和楚亦群说成了有人棒打鸳鸯,鸠……”七绝不敢再说,急忙低头。 “鸠占鹊巢吗?”楚倾瑶冷笑,“你出去,找几个说书唱戏的,把故事的梗概告诉他们。就说北宫子鸢当年与左相大人初见,便干柴烈火,一发不可收拾,更是不顾世俗的眼光,生了一对私生子女。如今,长公主带着儿子找上门,左相感念她从极北救回自己,这才决心将她从一个连小妾都不如的外室扶正。” 七绝听完,立即道,“王妃放心,属下一定把这事办好。” 到了晚上,有王府派在外面打探消息的人回来说,京中各处的茶楼戏舍已经全部爆满。整个京城都传开了,说长公主其实就是左相大人养在外面的外室,把赤罗国皇室的脸都丢尽了。 还有人说,炙王妃可是左相府的嫡女,难怪她不肯回娘家。换了谁,也不会同意扶正一个外室。真没想到长公主会是这样的人,竟然甘愿给人做小。 丢人啊! 怪不得这么多年,赤罗国都没男人要她。原来是形为不检点,早没了贞洁,这样的女人就是身份再高贵,也没人敢要。因为谁要谁戴绿帽子啊! 楚倾瑶满意的轻笑,自己有短处,还想利用舆论来造势,真不知道长公主是不是傻了?就算你们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又怎样,婚前不贞这四个字,会压得你在京里永远抬不起头来。 你生的儿子就算楚亦群承认是嫡长子又如何,在别人眼中,他依然是个笑料,因为他曾经是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子。 晚上的时候,楚倾瑶又去了废宅。这次她刚一进院,就发现墙头上立着一个人。绯色的衣袍映着如玉的俊颜,正高兴的笑着。 “漫天妖,你怎么在这?”看到是他,楚倾瑶扫了眼四周。 “丫头,你在找那几个废物暗卫吗?他们都睡了。”漫天妖说得不以为意,却笑得像个孩子。真好,他找到丫头了呢!难怪她这些日子不出府,原来府上竟然有一条直通这里的暗道。 楚倾瑶脸色一冷,“漫天妖,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这里?”如果他能发现,就说明这里不安全了。 “丫头,你不用紧张,除了我没别人能发现这里。”漫天妖指了指她的衣裳,“我在你的衣角上下了追踪香,只要你一出暗道我就能找过来。”漫天妖小心的看着她,很怕丫头不高兴,会把他赶走。 “说吧!你找我干什么?”楚倾瑶看到屋子里已经有孩子探头探脑的往这边看了。 “我说过要守护丫头,自然就要寸步不离。”漫天妖收了笑,一脸认真,指着房子道,“你要做什么尽管去,我就在这里守着你。” “漫天妖,王府有暗卫,我自己也有功夫,真的用不到你。”楚倾瑶有些尴尬,那天他说的时候,她根本没当真。 漫天妖眼中带着倔强,“丫头,不管你需不需要,我漫天妖说过的话,绝对算数。既然你不去毒门,那我就留下来守着你。”停了一下,他又道,“其实,我真的很想让你现在就随我走,丫头,难道你就没觉得毒门这两个字很亲切吗?” 亲切吗?倒是没觉得反感。 她冷着脸相当严肃,“漫天妖,我还有事没时间理你,你赶紧把人给我放了。还有你,赶紧下来,别在上面招摇。” 漫天妖轻轻落下来,“丫头,我下来了。” 楚倾瑶抚额,故意道,“腿长在你身上,你想去哪里我管不着,但是我警告你,要是敢把在这里看到的说出去,我就与你绝交。” 漫天妖挥了下衣袖,“我永远不会背弃丫头。” 楚倾瑶抬步往房里走,才刚走了几步,就从里面涌出来一堆孩子,警惕的道,“师父,这个人是谁?”追烟上前一步,将她护在身后。 楚倾瑶心里一暖,“追烟,这是我朋友,大家别管他,跟我进去。” 追烟一脸戒备,对着漫天妖挥了挥拳头,“我告诉你,不准欺负我师父,要不然我们就毒死你。” 漫天妖笑起来,能听得出来,他笑得很肆意,等追烟的身子就要迈进门槛时,他朗声道,“能被丫头的徒弟毒死,我死而无撼。” 追烟瞪了他一眼,赶紧进去找地方坐。 楚倾瑶出来时,已经是一个时辰后,第一眼就看到站在院子里的绯色身影。步子一滞,不悦的道,“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 “因为你在这里。”漫天妖说得面不改色,仿佛有她的地方,他就应该在。 楚倾瑶觉得头疼,这人怎么这么难缠啊?只好冷声道,“漫天妖,我是有夫之妇,你能不能为我想想?” “能啊!”漫天妖的声音很欠扁,“我就是为你考虑,才会留下来守护着你。丫头你可别指望王府的暗卫,就他们的水平,在我眼里就是个渣。” 楚倾瑶嘲弄的笑了,“不管你多厉害,本王妃都不想和你扯上关系。” 漫天妖脸色一冷,“丫头,扯不扯上关系,你说得不算。我只要你随我走一趟医门,至于以后,如果你不想再看到我,我也随你。如何?” 楚倾瑶一脸无奈,摊摊手,“漫天妖,我真的没时间。” 她要教孩子们,又要给素如一医脸,还要应付左相府……一桩桩一件件都迫在眉睫,她根本抽不开身。 “丫头,我好失望。”漫天妖受伤的看着她,“你第一次参加医门大会时,就答应我要去医门,如果已过了四个年头,你还要推脱。” 他难过的笑起来,“也罢,你教这些孩子终是为了救人。”他的声音低下去,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道,“其实,天琼真的不值得你如此倾力相待。” 当年,毒门覆灭,天琼的皇上也是帮凶。 他心中所想,楚倾瑶自然不知。她见天色已晚,正要发怒,却见漫天妖衣袂飘飞间已经跃上墙头,消失在星子满天的夜幕里。 她叮嘱孩子们要早点休息,然后在废宅四周将昏迷的暗卫救醒,这才进了耳房从暗道回了王府。 红檀早就备下了热水,她沐浴之后,坐在床上看了会医书才睡。 轩辕炙的书房里,废宅的一名暗卫正跪在地上,轩辕炙冷着脸,屋内的气压非常低。暗卫只跪了一会,冷汗就吧嗒吧喏的往下掉。 “废物,五个人还被人偷袭成功?本王的脸都让你们丢尽了。滚下去,领一百板子,不准运功抵抗。” “多谢王爷饶命。”暗卫苦着脸下去,知道自己能捡条命已是幸运。 轩辕炙冷着脸,又想起了凌墨的提醒。难道他真的发现了阿楚不同于常人的秘密?如果真是这样,就说得过去了。他眼中冷色更甚,漫天妖,若你不识趣,本王就让你的毒门再遭受一次灭顶之灾。 “七杀,命人严密监视漫天妖。”他道。 “是,王爷。” 再有两日就是左相大人迎娶赤罗国长公主北宫子鸢的日子,楚倾瑶已经仔细检查过素如一的脸,毒肯定能解。只是经过医门几位长老的一番折腾,解毒的过程要麻烦许多。 素如一听后,大怒着道,“昆一,去问问大长老,那一千万两黄金何时送来?” 楚倾瑶听完,故意道,“素如一,我可是只要了你五百万两,你可千万要跟大长老说清楚,免得他把这一千万两都算在我的头上。” 素如一瞪着她,声音有些尖锐,“楚倾瑶,我可是要付诊金的,又不欠你什么,凭什么替你解释?” “随便你。”楚倾瑶在一旁洗手,“我心情好的话,治疗的时间就会缩短,要是不好,治个一年半载也是它。” 素如一尖叫一声,“楚倾瑶,你敢威胁我?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?” 楚倾瑶不屑的甩净手上的水珠,“你也可以当成是我在威胁你。当然,你也可以换个角度考虑,我只是不想替人背那五百万两黄金的黑锅。” “你什么时候开始动手医治?”素如一见她擦了手,好像要走,急声问道。 “自然是诊金到位,立马开始。”楚倾瑶耸了下肩膀,“你也知道,这笔诊金可是我这辈子赚钱最多的一次,我还指望着用它养老呢!所以一定要万无一失。” 素如一暗恨,在这种时候却不敢得罪她,只好转移了话题,“楚倾瑶,我倒是小看了你,竟然能控制住炙哥哥的心,他为了你,竟然把绵姨都送走了。” “是绵姨自己作的。”楚倾瑶抬脚往外走,这种人一点都不值得可怜。不过,素如一今日能为绵姨说话,也不枉她疼她一场。 今日,是左相大人迎娶北宫子鸢的大日子。头天晚上,她就被太后迎进了宫。在长乐宫住上一晚后,今早穿着如火的嫁衣坐上了花轿。 “楚倾瑶,你不去看新娘子吗?”贺兰唏早早的就来找楚倾瑶。添加"buding765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你!”帝凤舞本来想以退为进,没想到漫天妖一点面子都不给他。

轩辕炙把粥碗放下,用力拥住她,不满的道,“你不准胡说,我的这颗心已经完完整整的放在了你身上。我唯一求的不过是,能一直伴在你身边。陪你看日升日落,云卷云舒。”

“派人给帝凤鸣和胡铁送信,让他们想法子寻找无极岛所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