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晚会结束语doc,领导讲话结束语,幻灯片结束语,工作报告结束语

发布时间:2019-11-19 04:18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第337章还好她没事 等他笑够了,才发觉自己失态了。正了正神色道,“凤鸣,朕见你独身一人,宫中这几日正要为皇子们选妃,不如你先挑两个留下。” 帝凤鸣眼中闪过不屑,那些庸脂俗粉如何配得上自己。他道,“我一直清心寡欲,不劳皇上费心了。” 轩辕啸觉得这是个巴结的好机会,哪肯放过这个机会,劝道,“这事一定要听朕的,凤鸣配得上全天下最好的女子,等朕挑好了,就亲自给你送去。” “如此……就多谢皇上。”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帝凤鸣没再拒绝。 见他答应,轩辕啸一喜。心里打着如意算盘,应该尽快让挑来的女子赶紧受孕,好为凤鸣生下一儿半女,有了羁绊,就能将他永远留在天琼。 这些天,他已经推断出,帝凤鸣肯定与境主有仇,要不然他没理由帮自己。这个发现让他欣喜若狂,只要和凤鸣处好关系,将来没准一颗毒药就能弄死境主了。 楚瑾儿的护卫队,今日从外面给她传来楚倾瑶出事的消息。她看过后死死咬住嘴唇,不甘的道,“楚倾瑶,你个没信用的死女人,蛊虫还没帮我找,你怎么可以先出事?” “呵!”一声嘲讽的冷笑,在身后响起。她一个激灵,不情愿的转身,“修夜,你又死来干什么?这里不欢迎你。” 修夜漆黑的眸子里似乎有一层浅浅的波澜,不屑的道,“那你欢迎谁,主子吗?” 提到主子,楚瑾儿就有气,她连连摆手,“修夜,炙王离京了,我的任务只能暂时作罢,我要出城,你送我。” “凭什么让我送你?你自己不是有护卫队?”别以为我不知道。 楚瑾儿一惊,放软了语气,“修夜,帮我这一次,炙王妃出事,炙王正是脆弱的时候,我如果这时候出现在他身边,效果肯定让人满意。” 见修夜不为所动,她又道,“你就算能用蛊虫控制我,可那东西万一他没带在身上怎么办?只有我留在他身边,才能把这件事办好。” 修夜嗤笑,“楚瑾儿,原来你是喜欢上了炙王。”话落,一把将楚瑾儿擒过来,可能是用力过猛,下巴正好磕到楚瑾儿。 她哎哟一声,“杀千万的修夜,你松手!” 修夜举起另一只手,缓缓抚过她的脸颊,“你就算长得再美,骨子里也是男人,上了床之后,你说炙王会不会动你?” 楚瑾儿被他说得脸红,骂道,“修夜,你胡说八道什么呢?谁说我要和他上床了?” 修夜的手往旁边一滑,故意在他的唇上用力点了点,冷哼道,“楚瑾儿,你死了这份心吧!就算你是真的女人,炙王也不会看上你。” 楚瑾儿被他说得脸红脖子粗,只好继续骂,“修夜,把你的爪子给我拿开,我长得女人怎么了?我那是妖娆美,我脱了衣服仍然是纯爷们。”然后,她忽然哈哈大笑起来,“修夜,你是不是看上我了?” 修夜的手像被烫到了般,猛的推开她,楚瑾儿差点跌倒。激动的指着他,“修夜,我告诉你,我是不会看上你的。而且……” 修夜的目光越来越冷,再次扯住他,气极败坏的问,“而且什么?” “而且我恨不得你去死。”楚瑾儿骂得尽兴,根本不看修夜越来越难看的脸。 他想激怒修夜,让他一巴掌拍死自己算了。反正楚倾瑶已经凶多吉少,能救他的人已经没了,他也不想活了。 修夜冷笑,“你大点声继续骂,最好把暗卫都引过来,咱们一起同归于尽。” 楚瑾儿呸了一口,“谁跟你同归于尽,你别做梦了。你要是敢跟我一起死,我就一直活着,我活个千八百年,等你骨头渣子都烂没了,我再死!” 她说得咬牙切齿,似乎要把这么多年积压在心头的恨全部爆发出来。修夜由着她骂,反正这里是假山里面,有流水声做掩护,外面的人根本听不到。 许久,楚瑾儿大概是骂累了,停下来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。见他还赖着不走,不客气的道,“修夜,你就是主子的一条……” “唔……”楚瑾儿彻底懵了,修夜竟然亲他? 他们是两个男人好嘛! 等他挣扎累了,修夜才放开他,脸红如血的道,“楚瑾儿,以后,你骂我一次,我就亲你一次。” 楚瑾儿气得跳脚,“修夜,你给我滚,你真恶心,我不喜欢男人。” 修夜走后,楚瑾儿坐到假山里哭了个天昏地暗。嘴上还不忘换着花样的骂着修夜,心里头发誓,总有一天,要砍了修夜的狗头。 等她哭够了出来,没走多远,就碰上了贺兰唏和瑜琊。见他眼睛肿得厉害,瑜琊心疼的拉过她的手,“瑾儿,是炙王府的人欺负你了吗?我替你报仇。” 一旁的贺兰唏不满的道,“瑜琊,别乱说话。” 瑜琊吐了吐舌头,嘻笑道,“我是太关心瑾儿了,郡主别生气。其实我知道炙王府上的人都很好,要不然也不会收留瑾儿。” 楚瑾儿有些悲哀,他想走好嘛!是轩辕炙硬把他困到了这里。如果不是自己护卫队的身手比王府暗卫差太多,他都要强行出府了。 他扯出一个笑容,“我没事,我只是听说炙王妃出事了,一时想不开,才哭了一场。” 贺兰唏还以为他是因为出不了府,故意咒楚倾瑶,不满的道,“我警告你,好好说话。” 楚瑾儿哼了声,“如果她没出事,炙王为什么要出京?” 贺兰唏想了想,扭头就走,边走边喊,“七绝,你在不在?七绝,你出来!” 等她一直喊到天寂阁,七绝才一脸无奈的出来,“贺兰郡主,你找属下有什么事?” “我问你,楚倾瑶是不是出事了?她怎么了?” “王妃在路上遇到了境主,被打下了风火崖,然后人失踪了。”七绝一脸悲伤。不满的看向楚瑾儿,“消息挺灵通啊!连贺兰郡主都不知道的事,你都知道。” 楚瑾儿扭了扭小腰,没搭理他,一个人走了。 他比任何人都希望楚倾瑶平安无事,只有她活着,他才有机会获得新生。所以他故意把这个消息透露给贺兰唏,多一个人寻找,就多一分希望。 漫天妖被困在床上已经十天,今日,他终于冲破穴道,一出门口就向山下飞掠。到了山脚下,牵了马就跑。 他要去找丫头。 他都没死,丫头一定也活着。 就算所有人都告诉他,风火崖下面没有楚倾瑶,他也不信。他们明明一起掉下去的,丫头一定还在那里。 他只记得昏迷之前的那股力量很强大,猛的把他甩开,接着他就没了意识。现在再想,总觉得那股力量,要从丫头身上发出来的。 不亲自去看一眼,他不甘心。想着想着,眼圈就红了。 当他顺着大家寻找楚倾瑶时,找到的另一条路来到风火崖下时,崖底静悄悄的,除了风声还是风声。 他弃了马匹,跃上救出自己的山洞,里面空荡荡的,根本没人。把几个山洞都找过了之后,他又跳下来,“丫头,我真该死,竟然保护不了你。” 他的声音小下去,眼睛酸酸的,“其实找不到你,也是好事,证明你还活着。丫头,你出来好不好?我好害怕!” 他忽然失了耐性,抡起拳头,击倒一棵碗口粗的大树。不顾手背上鲜血淋漓,红着眼睛道,“素御天,丫头活着便罢,否则,我就算搭上这条命,也要拉上你整个昆仑境做陪葬。” 他不想再留在这里浪费时间,这里早就被人搜过多少遍了。跳上马背的瞬间,他对着天空怒吼,“素御天,不杀你,我誓不为人。” 回音将他的声音传出去很远,很远…… “漫天妖……” 忽然,他一个激灵,耳朵里好像听到了丫头的声音。他赶紧跳下来,四下张望,不确信的道,“丫头丫头,是你吗?” “漫天妖,我在这。”这次,他听清了,一回身就看到楚倾瑶正立在上方的山洞口。他飞身而上,激动的抱住她。 楚倾瑶闷哼一声,“漫天妖,你想勒死我?” 他笑起来,“丫头,你伤在哪来,我帮你看看。” “漫天妖,带我回毒门。”楚倾瑶向他伸出手。虽然养了这些天,可她的身子还没好。要是好了,早自己跳下去了。 “丫头丫头,我们回家。”漫天妖的胸口剧烈的起伏,满满的全是失而复得的喜悦。 上天,真的待他不薄呐! 可能是伤得太重,上马没一会,楚倾瑶就睡了过去。”漫天妖想放慢马速,又怕在外面呆久了,她会冷。正矛盾的时候,风长老带着霜崖来了。 看到他怀里抱着个人,风长老一惊,“门主,你找到人了?”其实他更想问的是,我们那么多人,都没找到,你是怎么找到的? “霜崖,赶紧去找辆马车,快点。”漫天妖吩咐。 风长老很担心漫天妖,“门主,你的身子不想要了吗?找人的事我们明明就可以。” “那你告诉我,人是谁找到的?”漫天妖冷哼。交给你们是可以,可你们找到人了吗?添加"HHXS665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提到楚清萧,漫天妖就觉得刚被打过的半边脸又疼了。

不管他是不是出自本意,他杀了秦心远都是事实,白谨恨他也是理所当然,这一切都是他欠她的。有生之年,不求能得到她的原谅,只求能留在她身边,照顾她一生一世。

“我调查过你,你与炙王有大仇。”梅知遥先开口。

“我调查过你,你与炙王有大仇。”梅知遥先开口。轰天谍战

第465章这脸有大用 “回去后,替我多谢阁主。”轩辕炙微微一礼。 “上船吧!”帝凤华的目光落到楚倾瑶头上,似有话要说,最终又大步上了船。 船只畅通无阻的行驶在水面上,半个月后,楚倾瑶等人已经站到了天琼的土地上。眼看着船就要开走,帝凤华忽然飞下来,落到她身边。 “云朵的孩子真的不是父亲的?”他的声音极低,带着揣测。 “真不是。”楚倾瑶看到了他眼中的难过。 可能两人一同长大,就算他不喜欢,情份也总是有的。他不希望事情像大哥猜测的那样,如果真是,那云朵……已经封死了自己的活路。 琉璃殿。 素如一正站在下方,看着高高在上的父亲。 “父亲,如一不甘心,想请父亲把轩辕炙赏给如一。”素如一的要求,听得境主一愣。 “如一,你要他干什么?他敢违背本尊,我定让他尝尽冰河之苦。”一想到轩辕炙在冰河里受尽折磨,境主的心情就没来由的好。 “父亲,他看不上女儿,女儿不甘心,我要让他给我当奴才,还要一点一点把他的自尊全部磨尽,让他俯首在我的脚下。”素如一根本不掩饰眼中的恨意。 “如一,你还没死心?就算你用这种方法得到了他,也得不到他的心。” “请父亲成全女儿。”素如一跪到了地上。 境主摇头,“你起来吧!我不会把他给你。你放心,除了轩辕炙之外,整个夜染大陆的男人,都随你挑。不管你看上了谁,我都能让人替你抓来。” “为什么他不行?”素如一固执的问。 当她被同心蛊反噬时,恨极了轩辕炙,可她真的不甘心啊!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,为什么她就得不到?所以她决定,不管用什么方法,都一定要得到他,让他成为她的私有物品,成为她的禁脔。 当这个想法在脑子里闪过时,她自己都被吓到。 她不是很爱炙哥哥,很想做他的王妃吗?到底是什么原因,让他们走到了这一步? “如一,此事不准再提。如果你对帝凤鸣有意,明日我就为你们赐婚。”境主若有所思。那人的儿子,只有他能折辱。 “父亲,如一求你。”素如一给他磕头。 “滚出去!”境主大怒。 当年他之所以为他们定亲,也只是想把轩辕炙摆布在手里。别说炙王没看上如一,就算看上了,他也不会成全。 也就是说,他们两人的亲事,只是儿戏。 素如一潸然泪下,“父亲,为什么你不肯成全我?” “没羞无耻,还不滚?”境主的目光中带着嫌弃。素如一惊住,他的父亲竟然不喜欢她? “除了炙王,我谁都不嫁。”她似赌气的跑了出去。 她回到房里哭了好久,然后召来昆一,“昆一,你说那天想要硬闯琉璃殿的人很像楚倾瑶?” “身形上很像。”昆一道。 “大小姐是要告诉境主?” “我才不告诉他,他刚刚还叫我滚。”说到伤心处,素如一又哭了,“昆一,为什么他一直对我那么凶?你看帝凤鸣的父亲,就对他很慈祥。” 昆一虽然心疼她,却也不敢背后说境主坏话。只好劝她,“大小姐,境主日理万机,许是遇到了烦心事。” 素如一哭了一会,摇头苦笑,“我只是不甘心,想要让他把炙王交给你。” 昆一的脸色暗了一下,气愤的道,“炙王那么绝情,大小姐你为什么就忘不了他?”这个事,他不觉得境主做错了。 “你懂什么,我只是想要驯服他,让他在我面前低头。”素如一吸了下鼻子,“昆一,找个时间,我想去冰河一趟。” “不行。”昆一大急,“没有境主的允许,谁都不能去冰河。大不姐莫非忘了以前有个女子,为了去见被囚禁在冰河底的情郎,被扔进冰河活活冻死了吗?” “昆一,我是他女儿,他总不会狠心对我。” “如果大小姐一定要见他,不如昆一去试试,看能不能把他救上来。”昆一看不得她难过,只想她能够快乐。 “对对,昆一,你去,你是昆仑卫里面武功最好的,你一定能把他救上来。”素如一握住他的手,死死的用力。 昆一用余光看着她白皙柔滑如同羊脂白玉般的手,心底的异样渐渐被悲凉取代。他在大小姐心里,终是不及炙王的万分之一。 “大小姐是怕他受苦吗?”他忍不住道。 “冰河那么凉,他的身子怎么能受得了。”话一说完,素如一猛然惊醒。一把将他推开,羞怒的道,“你胡说什么呢?我是让你把他救回来,任由我处置。” “属下明白。”昆一望着素如一,“大小姐又何必把自己逼入死胡同,炙王心里只有楚倾瑶,你何不另觅良人?” “我的事,你别管,你只做好自己该做的。”素如一脸色一冷,挥手让他退下。 楚倾瑶回到天琼后,轩辕炙对着七绝道,“你先护送王妃回府,我进宫一趟。” “我先去一趟医馆,一会再回府。”楚倾瑶想把解蛊要用到的药材备齐。可她又有些疑惑,上次她问父亲的,只是同心蛊的解法,现在他身上的还不知道是什么蛊。 想了想,为了保险,还是先带他去一趟毒门。 轩辕炙回来时,楚倾瑶提出要带他去一趟毒门。轩辕炙有些为难,“阿楚,你知道我的情况,我必须把一切安排好,然后以另一个身份出现。” “你身上有蛊虫,我需要带你回去让父亲帮着看看。”她只好说了实话。 轩辕炙大惊,“我那日根本没喝下素如一的茶水,身体里怎么还有蛊?” “不管怎么中的,为今之计是先把它解了。” “好,等我一天,然后我随你去毒门。”轩辕炙也知道此事越早解决越好。 医门。 大长老对着沙行舟道,“把那个贱人给我带过来。” 沙行舟眼中眨起同情,“师父,宇文天香就是废人一个,若师父看她不顺眼,不如弟子替师父把她杀了。” 当初他知道师父糟蹋了宇文天香,后悔了好久。早知道师父连公主都不放过,他就该偷偷放了她。 自从师父上次从天琼回来,说那个毁了容貌而且还不会说话的女人是她时,他的心就没安定过。 眼前总是闪过她最初的模样,绿衣如画,唇朱齿白…… 所以今天,他冒着惹恼师父的危险,想要替她解脱。 “行舟,他根本不是宇文天香。”大长老胡子一翘,眼中闪过得意。 沙行舟一愣,与师父一同回来的师弟都说他是宇文天香,怎么会不是? “师父,那她是谁?” “天琼的炙王妃,楚倾瑶。”大长老眼中带着狠意,他把人带回来后,那女人的两腿已经彻底废了,成了残废。 虽然这样的女人玩起来,有些不爽,但想想她的身份,就能让他热血澎湃了。 沙行舟半信半疑的将宇文天香带过来,听着屋里大长老发泄似的吼声,他捂住耳朵跑开了。不管这个女人是谁,她都不应该被人如此对待! 可里面的人是他的师父,更是医门的大长老,他不敢替她求情。 直到很久,大长老师的声音传出来,“行舟,把人拖走。” 他进去,就看到床上的女人已经奄奄一息,似乎下一刻就会死去。他用被子将女子裹住,抱走。 回到关押她的地方,他把人放下,喂了她一颗用人参熬制的药丸,问道,“你是不是宇文天香?” 那人睁开双眼,微微点了下头。他的心像被尖锐的东西割裂般生疼,想要再确认一次,“你真的是苍隼国的宇文天香?” 女子点头,泪如雨下。 沙行舟知道她不能说话,出去找了纸笔,“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 女子边哭边摇头,最后在纸上写下,“求求你,杀了我。” 沙行舟收了纸笔,夺门而出。 他走后没多久,这里就进来一名女子。 女人冷笑着,“宇文天香,我拿了医门最好的祛疤膏,你放心,只要按时按天的抹,你的脸就能恢复如初。” 宇文天香眼神一亮,又瑟瑟的发起抖来。从嘴里不住的发出啊啊声,眼前之人可是烟红夏啊!她怎么会这么好心! 当初她被漫天妖所害,被人追着满大街跑时,自己还落井下石来着。 见她似乎很害怕,烟红夏按住她,就替她上药。等将脸上的疤痕都擦到了,才用力推开她,“宇文天香,只要你乖乖听话,我以后每天都来给你上药。” 宇文天香恐惧的看着她,“烟红夏,我已经是个废人,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 “你喜欢轩辕炙,而我喜欢漫天妖,到最后我们都是被辜负的那一个。这一切,都是因为那个叫楚倾瑶的女人,所以我要报复,难道你不想?”烟红夏阴冷的目光,直接把宇文天香吓晕。 “没出息的东西,就这胆色也配喜欢炙王!”烟红夏踢了她一脚,“好好养着你这张脸,我有大用。”美N小说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楚倾瑶轻手轻脚的出来,问他这是怎么了。

见他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,楚倾瑶道,“凤舞现在是我的嫂子,也是门主夫人,她生的孩子可是我们毒门的少主。”

拐着弯的道,“我这不是离不开师父吗?你看还影虽然留在你身边,可那丫头哪有我细心。”

因为找境主报仇,是他一个人的事。澈儿的任务就是把天琼治理好,国泰民安,福泽百姓。

第249章什么都知道 他克制着,“鸢儿,从前不能忘,如果没有当年的一见钟情,哪来今日的成亲盛宴。”他觉得自己今日风光极了,朝中有半数以上的官员到场,就连皇上都派了炙王来送贺礼。 见北宫子鸢眸中似有一层波光,潋滟妩媚,一点都不输当年两人第一次在一起时的惊艳。他伸手拥住她,“鸢儿,我们……” 北宫子鸢一脸羞色,她等这一刻等了二十年啊!她嘤咛一声,同他一起跌落到百子千孙被上。当两人衣衫尽散,外面突然传来脚步声。然后就是一阵窃窃私语,最后又听有人道,“赶紧派出全府的人去找。” “什么事?”北宫子鸢毕竟是女子,意乱情迷时,也注意到了外面的动静。 “鸢儿,今日是我们洞房花烛的大好日子,不会有不开眼的东西来惹事,来,我们继续。”楚亦群喘着粗气,又压了过来。 他的嘴顺着她美丽纤白的脖颈一路吻下来,直吻得北宫子鸢娇吟不已,可她还是推开楚亦群,“等……等,问问……到底什么事。” 楚亦群有些不悦,任何一个男人在这种时候被人打扰,都不会太高兴。可他也知道万事要顺着北宫子鸢,胡乱抓了刚脱下来的大红喜服套上,推开房门对着外面不耐烦的道,“刚才是谁来了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赶紧说。” 守在外面的丫环一听,吓得立马跪下,“老爷,刚才府里的小厮来报,说一整天没看到大少爷了。已经派出府上的所有人,相信很快就能寻回来。” 楚亦群立时清醒,晨儿怎么会好端端的不见?他对丫环道,“告诉管家,马上去官府报案。” 今天他光顾着应酬,根本没顾得上晨儿,鸢儿在新房也没出来过。修晨能上哪去呢?今天可是他们成亲的大日子,他怎么还能缺席? 他快速的返回屋,对着北宫子鸢道,“鸢儿,你先休息,我出去一会,尽快回来。” 北宫子鸢脸上的情欲已经褪去,因为房里没其他衣服,她又把嫁衣穿上,冷声道,“我都听到了,我要亲自去找晨儿。亦群,晨儿不可能这么晚还不回来,一定是出事了。” 北宫子鸢穿上鞋子,快步往出跑。楚亦群也跟着紧张起来,两人一起去找管家。管家已经把府上的下人全部派出去了,此时见老爷和新夫人一起过来,赶紧行礼,“老爷放心,人都派出去了,应该很快就能找到少爷。” “不行,我要亲自去找。”北宫子鸢一脸焦急,她的儿子肯定出事了。要不然绝不会不出现在婚礼上,是她太大意,竟忘了派人盯着他了。 楚倾瑶正坐在房里摆弄着药材,七绝从外面进来,一脸喜气,“王妃,左相大人的洞房没进行下去,现在正满京城的找儿子呢!连北宫子鸢都出府了。” 楚倾瑶轻笑,“这一天估计把人都泡臭了,想想都恶心。” 七绝笑起来,“这样左相大人和新夫人就不用洞房了,只能给儿子洗澡。”只要一想到楚亦群满心欢喜的想要与北宫子鸢那啥,正欲求不满时却发现儿子不见了。七绝就觉得神清气爽,特别解气。 轩辕炙也收到左相府满城找儿子的消息,咧嘴不自觉的笑了下,抬步就要去碧落院。走到门口时,正好看到素如一站在院子里,脚步一顿,回身把灯熄了直接上床睡觉。 素如一看着刚刚还灯火通明的屋子忽然陷入黑暗,心没来由的一空。忽然冲向轩辕炙的屋子,却被七杀拦在门外,“如一小姐,王爷已经歇下,请留步。” “七杀,你让开,我要见炙哥哥。”素如一有些激动。 她的脸毁了,炙哥哥却从来没关心过。她是他名正言顺的未婚妻啊?他忘了吗?为了不激怒他使两人关系变僵,她连到手的禁药令都迟迟不公布。她做这一切,到底是为了什么?难道他就不能对她好一点吗? “如一小姐要是有事,明早我一定转告给王爷。”七杀目光冰冷,看向站在一旁的昆一,“昆一,你不带你家大小姐回去?” 昆一不屑的冷笑,“你也知道她是大小姐,我只是个下人,有什么资格去管主子的事。再说赌约上可没说不准大小姐去找王爷,七杀,你管太多了,这是违约。” 七杀不满的瞪着昆一,“那赌约上也没说,允许你家小姐在王爷入睡后投怀送抱吧?” “你敢侮辱大小姐!”昆一怒吼。 七杀根本没当回事,“昆一,把你家小姐带回去,要不然我就让整个王府都知道,你家大小姐趁王爷入睡后,想强闯王爷房间,意图不轨。” 素如一被七杀的话,气得差点吐血,厉声道,“七杀,谁给你的胆子敢如此说我?昆一,把他给我拿下。” 昆一一个跃起,就扑了过来,七杀岂能束手就擒,两人各不相让的就大打出手。素如一见昆一绊住了七杀,推门向屋里走去。哪知道才刚迈进去一只脚,就觉得脖子一紧,一只手死死的扼住了她。 素如一大惊,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下来。炙哥哥,你怎么可以如此对我?为你,我可以抛下尊严,为你,我可以卑微到尘埃里,这些,你都看不到吗?她越想越伤心,突然生出自暴自弃的想法,反正脸已经毁了,能死在最爱的人手里,她求之不得。 泪水顺着坑坑洼洼的脸流下来,皮肤破掉的地方遇到眼泪疼得她身子直打颤,可她愣是忍住了。只是绝望的看着男人的脸,这张冰冷英俊的脸她梦想了好多年,炙哥哥,你说如果我不是境主的女儿,你会不会喜欢我? 其实如一什么都知道啊…… 忽然,她觉得身子一轻,人就飘了起来。耳畔传来轩辕炙冰冷的声音,“昆一,要是接不住你主子,就是你的责任。” 正和七杀打得正欢的昆一一个机灵,就见大小姐被人扔了过来,急忙张开双臂拼着受了七杀一掌,跪在地上愣是将素如一接住了。 刚刚的一瞬间,他已经被惊出了一身冷汗。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,焦急的道,“大小姐,你没事吧?” 素如一睁开清冷的眸子,幽怨的看向轩辕炙,“炙哥哥,你为什么不掐死我,你明明知道我不会反抗。” “想死,就回你的昆仑境,我天琼不背这责任。”轩辕炙的话让人心寒,素如一顿时心如死灰。她不知道,她和楚倾瑶立下的赌约还有何意义,一个连死活都不在乎你的男人,她真的能赌赢吗? 轩辕炙看都没看他一眼,转身进了屋。 昆一不顾素如一的挣扎,强硬的将她扛回房里,小心的放到床上,既心疼又气愤。看着素如一坐在那里不哭也不叫,他心里非常难受,俯视着她,“大小姐,属下去把楚倾瑶杀了吧!只有她死了,炙王才会回心转意。” 素如一眼中现出一抹疯狂,“对,你去把她给我杀了。”当昆一就要走到门外,她又喊住他,无力的道,“昆一,别去。如果就这样杀了那个女人,他不会原谅我的。” “大小姐,你的身份不需要去牵就谁,就算你……再在乎,也不能卑微到泥土里。”如果不是知道杀了轩辕炙,大小姐会伤心难过,他真想现在就冲出去把人杀了。 任何让大小姐伤心的人,都不应该活在这世上。 素如一环视着四周,这屋子整日空荡荡的,只有自己和昆一,失落的道,“现在连绵姨也不在了。如果她在,还能陪我说说话。” “大小姐,如果你想她,属下让人把她劫回来。” “不用,父亲要是来看我,一定会带上她。”素如一觉得父亲要来了,唯一的女儿脸被人毁了,他肯定会出面替她讨回公道。 素如一不想睡,一直坐到天亮,昆一就在旁边守着她。到最后他实在沉不住气,问道,“大小姐为何不直接发布禁药令,到时候就是逼也能把炙王逼到低头。” 素如一苦笑,这个法子要是有用,她早就用了。轩辕炙绝对是吃软不吃硬的主,一旦禁药令发布,他们就是仇敌。 枯坐了一晚,素如一的心情已经平静。当朝阳升起来时,她动了下身子走到铜镜前,看着镜子里那张不忍直视的脸,伸出手指虚抚过脸颊,“昆一,去碧落院传话,诊金已经备好,让楚倾瑶来给我医脸。” 昆一到碧落院时,楚倾瑶正陪着于剑雪吃早饭。几碟精致的点心和小菜,两碗喷香的瘦肉粥,外加一屉水晶蒸饺。 楚倾瑶一脸淡笑,给于剑雪夹了个蒸饺,“剑雪姑娘,这个蒸饺馅大皮薄,你快尝尝看合不合胃口。”于剑雪一边道谢一边咬了一口,连连夸赞好吃。 昆一大怒,大小姐难受了一整晚,觉都没睡,楚倾瑶倒是睡得香吃得好。难道就因为炙王眼里有她? 他不屑的看了眼屋内的四壁,跟下人房没啥区别,这才平衡了些。可说出来的话,语气还是那么冲,“炙王妃,别吃了,赶紧跟我去给大小姐医脸。”FL"HHXS665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一想到这,他就忧心忡忡,食不知味。

她叹了口气,“你伤得那么重,我替你检查一下,再给你留点药。然后,我们也该走了。”

至于清风表哥怎么选,还要看他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