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处女座和金牛座配对指数,属免金牛座不冷不热,金牛座-典藏版,金牛座最喜欢哪个星座

发布时间:2019-10-31 17:33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那笑刺的钟宛眼睛疼,她原本以为宋曼真的给她准备了丰厚的聘礼,没想到宋曼竟然心机深沉的搬出多年的事,想要给她钟家下马威!

那些记者恍若也在一瞬间明白过来,容景行流连苏城不返的真正原因!

那个项目是她帮他拿下的,最初就说好了,给她时间去调集资金!可他现在竟想过河拆桥?

沈思渺睡的浑浑噩噩的时候,便听见外面传来敲门声。

“不过为了景行,有些话我还是要说的。那日我的确发现了你母亲,我也真实的想要对她施救,那一片手机信号被屏蔽了,在我刚刚离开那个地方不久,就发生了爆炸。”

“景行,你还是不肯原谅我,所以不愿帮我约是吗?”宋曼皱眉道:“我保证,我一定不再为难她!”

“景行,你还是不肯原谅我,所以不愿帮我约是吗?”宋曼皱眉道:“我保证,我一定不再为难她!”不可剥夺

容景行深呼吸道:“我当然不是为你,我为她,也为我自己。我不愿她总披着快乐的外表,活在痛苦的回忆里!难道你看不出来,她还没有完全走出从前?”

沙发上,宋曼一身墨绿色中式旗袍,头发一丝不露的盘成髻,她似乎极其喜欢这样复古的打扮。 到了她这个岁输,这样极其挑人的穿着即使不化妆也丝毫不让人觉得有违和感。 宋曼保养的很好,即使到了这个年纪,脸上没有很夸张的表情动作也看不出来丝毫皱纹。 不得不说,容景行那张出色的脸,还是得益于这个女人的遗传的。 不仅是样貌,好像骨子里透出的那股严肃也是如出一辙。 沈思渺走过去,刚要抬手和宋曼打招呼。 便见沙发上的人微微抬眸,很是不屑的目光朝着她看了过来:“这个点才起床,难道你还等着景行做饭给你吃?伺候你的饮食起居?” 沈思渺僵硬的站着,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微微摇头。 宋曼看着她的眼底全是不认同,她低头从包里掏出一叠报纸朝着沈思渺砸过去:“自己好好看看吧!看看你将我们容家都拖累成什么样子了!” 沈思渺低眸,便见巨幅标题写着:容景行新婚妻子的母亲,涉嫌故意伤人罪!疑是新晋容太太与同事有纠葛,其母为其报仇! 宋曼偏头看过来,分外冷漠的语气问:“沈思渺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 沈思渺抬手要比划便见宋曼不可遏制的皱起了眉,遂低头从口袋里掏出纸笔写道:火不是她放的,她是被冤枉的! 沈思渺递过去的字条,宋曼看也没看开门见山道:“我来不是想听你解释的,我关注的不是过程只是结果!自从你的出现,容家就一直处在舆论风波中,我不喜欢这结局你不懂吗?” 沈思渺知道她起止是不喜欢这结局,她更不喜欢的是自己罢了。 她垂头站着,心底麻木的疼。 厨房内,李嫂站在门内悄悄看着外面的情形,不用过去都能猜到宋曼太太到底说了什么。 李嫂想了想,还是悄悄给容景行发去一条短信:先生,宋曼太太来了。 她也不敢说的太多,毕竟这是主人的家事。 客厅内,宋曼深呼吸压下心头的火气道:“我知道你很关心你母亲,我可以帮你将她救出来,只要你按照我的说法做。” 闻言沈思渺一抬眸,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似乎在确定她话里真假。 宋曼不爱看她这表情,凝眉道:“难道我还能骗你?” 跟个哑巴沟通,就是麻烦! 宋曼凝眉道:“我的要求,从此和景行划清界限!我会给你一笔钱,带着那笔钱消失在海城!随便你去哪,只要不在出现在景行身边就行!有了那笔钱,你将来也可以找到不错的对象,虽然和景行可能没法比较。但是对你来说,已经算最好的结局了。” 沈思渺凝眉看着她,对于她这个要求一点不意外。 从她和容景行领证的那天开始,就注定会有这一天,只是和她预料的结局有些偏差。 对她提出这要求的,不是那个男人而是他母亲。 宋曼见她没反应,有些不耐道:“想好了吗,你要是想好的话,我现在就可以叫人将离婚协议书递进来。你不用担心你签完之后景行不同意,我一定会说服他的。” 沈思渺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了下,上一次是容和平让她签字,这一次是宋曼。 看得出来,他们是真的很瞧不上她。 沈思渺掏出纸笔问:您打算怎么救出我母亲? 宋曼这回瞟了她一眼,可看完之后却更加不高兴了! 她竟然怀疑她的能力? 要不是想要她和景行离婚,她以为自己有时间和她在这耗着? 可为了那份离婚协议,宋曼还是压着火气解释道:“庄家是钟宛的亲戚,只要你签字钟宛会出面说服庄家放弃追究责任。” 沈思渺凝眉,她说的搭救难道只是如此? 她低眸再度在纸上写到:那我母亲的清白呢?她没有放火,他们不能污蔑她! 宋曼看完她递来的字条,眼底发现不耐:“沈思渺,我不关心她是不是被污蔑!我只是想给你个结果,签完字她就可以出来,难道你真的不想?” 不想吗? 沈思渺当然想,于念秋一直身体不好。医生说是那年生产留下的后遗症,可这些年她的身体越发不如从前了,她担心她在里面吃不好睡不好,身体状况每况愈下。 她真的很想带她出来,可就这样出来的话,和变相承认是蓄意纵火有什么区别? 但这火不可能是她母亲放的! 宋曼看穿她的迟疑,掏出手机翻出一段视频递给她:“看完,再告诉我决定吧。” 沈思渺迟疑的接过,点开便见画面里一道女人的背影在夜色里行走,画面里的人朝着医院后门扔出了手里点燃的木棍!然后那火越烧越大,直到周围开始响起“失火了,救火啊!” 那道身影飞快的跑出去,距离摄像头近些的时候,沈思渺看清了那人身上的病服号,是她母亲的衣服! 那长发,那背影……甚至都有些相似! 这怎么可能! 沈思渺握着手机的手一滑,险些将那只手机掉在地上,若不是宋曼及时一把抽过来的话! 她凝眉看着失魂落魄的沈思渺,不耐地语气道:“若不是钟宛出面将这视频截住了,你以为你母亲还能安然待在里面吗?沈思渺你要的证据就在我手上,你到底是签字还是不签字?” 沈思渺脸上错愕难掩,可还是摇头抬手比划:不可能是她,绝对不可能! 这时候她顾不得宋曼是不是看不懂手语,只是一个劲的解释:这中间一定有误会,她不会放火的! 宋曼压根没看懂她在说什么,但是她大概猜到了。 她斜睨着沈思渺,沉声呵道:“够了!我不想知道这中间到底有什么误会!我给你看这段视频,只是想你知道这东西流落去警察手里的后果!” 她说这话的时候,眼角的那颗痣似乎都跟着散着一丝戾气。 沈思渺纤细的身子颤抖了下,微微摇头眼底带着祈求。 她总算还知道怕,宋曼觉得这一趟没白来。 掏出电话说:“将我车上的东西拿进来。” 片刻后,有人捧着东西进来。 两份离婚协议书,被摊在桌上。 宋曼丢来一支笔冷漠道:“签字吧。”

司徒健领着人去了自己的办公室,迅速开了几张单据道:“这次,就做这些检查就好。”

男人等不到她的答案,从床起身朝着他走过去:“思渺,我是你丈夫。”

所以这么一想,她便坦然自若的从楼梯上下来往厨房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