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,机械工业出版社官网,电子工业出版社 待遇如何,煤炭工业合肥设计研究院

发布时间:2019-10-21 18:04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他自认自己条件不差,可每次相完亲之后,都没有后续了,弄的他自信心被严重打击。

心肝拍着小胸口,“嘿嘿,一哭二闹三上吊,这个心肝最擅长了!”

“那你应该比较了解她了,快跟奶奶说说。”

萧凌夜把她放到马桶旁边,“一个人可以吗?”

“云城最粗的腿,抱吧。” 林绾绾,“……” …… 与此同时。 萧家老宅。 “奶奶,我要去医院看粑粑,你就让我去嘛……” 心肝抱着萧母姜宁的腿撒娇,姜宁生下萧凌夜的时候才二十岁,如今也刚刚五十岁的年纪,再加上保养得宜,皮肤细嫩,看上去就像是四十岁左右的人。 “奶奶!粑粑一个人住院好可怜的……” 姜宁就这一个孙女,平时都是当成眼珠子一样疼着,在家里这个小公主说什么就是什么,可这一次,姜宁难得的没有同意她的要求。 “可怜?你爸爸在医院有人照顾,一点儿都不可怜。”姜宁抱住小丫头,“心肝,奶奶跟你说的话你都忘了吗?以后不许你跟那个林绾绾母子来往,他们不是好人!” “我不!我就要绾绾阿姨,我要睿睿哥哥!”心肝撒泼打滚,“我要跟他们在一起!” 姜宁面色陡然严厉,“心肝!我看你是被那母子俩给洗脑了!你们才认识多久!你要知道,这个世界上,只有爷爷奶奶还有你爸爸二叔才是真正爱你的人!” “才没有!奶奶,我不许你这么说绾绾阿姨和哥哥!” 姜宁气的眼眶都红了。 她又是生气又是伤心。 她疼了这么多年的孩子,现在竟然为了一对认识不久的母子跟她顶嘴! “心肝……” “我要去找绾绾阿姨,我要去找睿睿哥哥!”心肝大哭起来。 姜宁看着她哭也跟着心疼,可这一次她冷下心,坚决不同意她的要求。 心肝坐在地上大哭。 一旁。 坐在沙发上的萧傲心疼的不得了,赶紧伸手把心肝从地上抱起来,“爷爷的心肝,地上凉,怎么能坐地上,赶紧起来。” “爷爷,心肝要去医院,心肝要去看粑粑,要去找绾绾阿姨和睿睿哥哥!呜呜……绾绾阿姨很好的,睿睿哥哥也很好的,奶奶没有见过他们,怎么可以这样说他们。” 姜宁眼圈都红了。 萧傲是萧凌夜的父亲,穿着一身藏青色的唐装,他身形有些瘦,头发花白,因为当过兵的缘故,他的背脊挺的笔直,看上去精气神很好。 萧傲跟姜宁是老夫少妻,对这个小妻子一向宠爱,看她气的不行,他赶紧坐到她身边柔声安慰,“好了好了,跟自己孙女生什么气!” 姜宁扭过身子,别过头不搭理他们。 老爷子戳戳小丫头的肩膀,朝姜宁的方向努努下巴。 小丫头收起眼泪,她“蹬蹬蹬”跑到姜宁面前,扯着她的裙摆撒娇,“奶奶……对不起,刚才是心肝不好,心肝不该跟奶奶那样说话的……” “哼!” “奶奶~” “知错了?” “嗯嗯嗯,知道错了。” 姜宁面色这才好看一些,她把小丫头搂进怀里,让小丫头坐到她腿上,这才轻声说,“心肝,不是奶奶不通人情,如果你喜欢小伙伴,奶奶给你找一大堆小伙伴跟你玩。如果你想要个麻麻,奶奶就把全云城的名门闺秀送到你面前,你喜欢哪个,奶奶就让你粑粑娶哪个,可那个林绾绾……不行!” “为什么?” “她一个没结婚的女人带着孩子,还在娱乐圈那种大染缸里工作……心肝,不是奶奶有偏见,你年纪小,不知道娱乐圈那些女人们的手段,为了嫁进豪门,她们什么招数都使得出来!” “不会的,绾绾阿姨还救过我呢……” “这些全都是她的阴谋!” 心肝不相信,拼命摇头,她十分有条理的反驳,“奶奶,绾绾阿姨不是你说的那样的,她刚刚跟我粑粑认识的时候,都不知道粑粑的身份。后来就算知道了,对粑粑的态度也不热切,一直都是粑粑在追,阿姨在躲的。” 姜宁冷笑,“这只能说明她的段位高!” “奶奶!!” “心肝!不要再说了,总之,奶奶不会让你再去接触那对母子了!” 前段时间,儿子突然给她打电话,说不用给他安排相亲,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,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高兴的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。 儿子的感情问题一直是她的心病。 他不喜欢跟女人有肢体接触,别说肢体接触,就连说话都懒得搭理的,有段时间,她甚至怀疑儿子是不是同性恋。 现在,儿子终于有了喜欢的人,她当时就想了,不管这女孩是什么身份,只要身家清白,能让儿子开心,她都认了。 她让人专门去调查了一下。 可查到的结果却让她又惊又怒。 林绾绾! 不但未婚带着孩子,还是娱乐圈混迹的女人! 这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同意! 可仔细问了阿衍,才发现不止是儿子,那个林绾绾手段真是高明,连一向不喜欢外人的心肝都收拢了。 这可怎么得了! 姜宁当即就找人去锦宫把心肝接了回来,杜绝她再跟那个女人有过多的接触。 “奶奶,你怎么变得这么不通情达理了!”心肝挣扎着从姜宁的怀里跳出来,红着眼眶指责道,“你都没见过绾绾阿姨,凭什么就断定她不是好人?奶奶,你不是一直教育心肝,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吗!你就凭着几张资料,就把绾绾阿姨和睿睿哥哥全都否定了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讲道理了!” 姜宁气的发抖,“心肝!奶奶都是为了你好!” “才不是呢!真正为了心肝好就该站在心肝的角度为心肝考虑,心肝好不容易有了这么喜欢的阿姨,有了这么喜欢的哥哥……你却不让心肝跟他们来往……奶奶,心肝讨厌你!” 心肝捂着脸,哭着跑上楼去了。 …… “那个林绾绾真是好手段,这才多长时间,竟然撺掇着心肝都不跟我亲了!刚才心肝竟然说讨厌我,她从来没对我说过这种话……” 姜宁愤愤的擦掉眼泪,心里直冒酸水。 老爷子叹口气。 他坐到姜宁身边,伸手揽住她的肩膀,“你啊!我倒是觉得心肝说的挺有道理的,心肝年纪小不懂事容易忽悠。可凌夜和阿衍哪个是好糊弄的,如果那个林绾绾真有歪心思,他们能看不出来?阿宁,咱们要相信自己儿子的眼光!”

“云城最粗的腿,抱吧。” 林绾绾,“……” …… 与此同时。 萧家老宅。 “奶奶,我要去医院看粑粑,你就让我去嘛……” 心肝抱着萧母姜宁的腿撒娇,姜宁生下萧凌夜的时候才二十岁,如今也刚刚五十岁的年纪,再加上保养得宜,皮肤细嫩,看上去就像是四十岁左右的人。 “奶奶!粑粑一个人住院好可怜的……” 姜宁就这一个孙女,平时都是当成眼珠子一样疼着,在家里这个小公主说什么就是什么,可这一次,姜宁难得的没有同意她的要求。 “可怜?你爸爸在医院有人照顾,一点儿都不可怜。”姜宁抱住小丫头,“心肝,奶奶跟你说的话你都忘了吗?以后不许你跟那个林绾绾母子来往,他们不是好人!” “我不!我就要绾绾阿姨,我要睿睿哥哥!”心肝撒泼打滚,“我要跟他们在一起!” 姜宁面色陡然严厉,“心肝!我看你是被那母子俩给洗脑了!你们才认识多久!你要知道,这个世界上,只有爷爷奶奶还有你爸爸二叔才是真正爱你的人!” “才没有!奶奶,我不许你这么说绾绾阿姨和哥哥!” 姜宁气的眼眶都红了。 她又是生气又是伤心。 她疼了这么多年的孩子,现在竟然为了一对认识不久的母子跟她顶嘴! “心肝……” “我要去找绾绾阿姨,我要去找睿睿哥哥!”心肝大哭起来。 姜宁看着她哭也跟着心疼,可这一次她冷下心,坚决不同意她的要求。 心肝坐在地上大哭。 一旁。 坐在沙发上的萧傲心疼的不得了,赶紧伸手把心肝从地上抱起来,“爷爷的心肝,地上凉,怎么能坐地上,赶紧起来。” “爷爷,心肝要去医院,心肝要去看粑粑,要去找绾绾阿姨和睿睿哥哥!呜呜……绾绾阿姨很好的,睿睿哥哥也很好的,奶奶没有见过他们,怎么可以这样说他们。” 姜宁眼圈都红了。 萧傲是萧凌夜的父亲,穿着一身藏青色的唐装,他身形有些瘦,头发花白,因为当过兵的缘故,他的背脊挺的笔直,看上去精气神很好。 萧傲跟姜宁是老夫少妻,对这个小妻子一向宠爱,看她气的不行,他赶紧坐到她身边柔声安慰,“好了好了,跟自己孙女生什么气!” 姜宁扭过身子,别过头不搭理他们。 老爷子戳戳小丫头的肩膀,朝姜宁的方向努努下巴。 小丫头收起眼泪,她“蹬蹬蹬”跑到姜宁面前,扯着她的裙摆撒娇,“奶奶……对不起,刚才是心肝不好,心肝不该跟奶奶那样说话的……” “哼!” “奶奶~” “知错了?” “嗯嗯嗯,知道错了。” 姜宁面色这才好看一些,她把小丫头搂进怀里,让小丫头坐到她腿上,这才轻声说,“心肝,不是奶奶不通人情,如果你喜欢小伙伴,奶奶给你找一大堆小伙伴跟你玩。如果你想要个麻麻,奶奶就把全云城的名门闺秀送到你面前,你喜欢哪个,奶奶就让你粑粑娶哪个,可那个林绾绾……不行!” “为什么?” “她一个没结婚的女人带着孩子,还在娱乐圈那种大染缸里工作……心肝,不是奶奶有偏见,你年纪小,不知道娱乐圈那些女人们的手段,为了嫁进豪门,她们什么招数都使得出来!” “不会的,绾绾阿姨还救过我呢……” “这些全都是她的阴谋!” 心肝不相信,拼命摇头,她十分有条理的反驳,“奶奶,绾绾阿姨不是你说的那样的,她刚刚跟我粑粑认识的时候,都不知道粑粑的身份。后来就算知道了,对粑粑的态度也不热切,一直都是粑粑在追,阿姨在躲的。” 姜宁冷笑,“这只能说明她的段位高!” “奶奶!!” “心肝!不要再说了,总之,奶奶不会让你再去接触那对母子了!” 前段时间,儿子突然给她打电话,说不用给他安排相亲,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,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高兴的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。 儿子的感情问题一直是她的心病。 他不喜欢跟女人有肢体接触,别说肢体接触,就连说话都懒得搭理的,有段时间,她甚至怀疑儿子是不是同性恋。 现在,儿子终于有了喜欢的人,她当时就想了,不管这女孩是什么身份,只要身家清白,能让儿子开心,她都认了。 她让人专门去调查了一下。 可查到的结果却让她又惊又怒。 林绾绾! 不但未婚带着孩子,还是娱乐圈混迹的女人! 这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同意! 可仔细问了阿衍,才发现不止是儿子,那个林绾绾手段真是高明,连一向不喜欢外人的心肝都收拢了。 这可怎么得了! 姜宁当即就找人去锦宫把心肝接了回来,杜绝她再跟那个女人有过多的接触。 “奶奶,你怎么变得这么不通情达理了!”心肝挣扎着从姜宁的怀里跳出来,红着眼眶指责道,“你都没见过绾绾阿姨,凭什么就断定她不是好人?奶奶,你不是一直教育心肝,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吗!你就凭着几张资料,就把绾绾阿姨和睿睿哥哥全都否定了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讲道理了!” 姜宁气的发抖,“心肝!奶奶都是为了你好!” “才不是呢!真正为了心肝好就该站在心肝的角度为心肝考虑,心肝好不容易有了这么喜欢的阿姨,有了这么喜欢的哥哥……你却不让心肝跟他们来往……奶奶,心肝讨厌你!” 心肝捂着脸,哭着跑上楼去了。 …… “那个林绾绾真是好手段,这才多长时间,竟然撺掇着心肝都不跟我亲了!刚才心肝竟然说讨厌我,她从来没对我说过这种话……” 姜宁愤愤的擦掉眼泪,心里直冒酸水。 老爷子叹口气。 他坐到姜宁身边,伸手揽住她的肩膀,“你啊!我倒是觉得心肝说的挺有道理的,心肝年纪小不懂事容易忽悠。可凌夜和阿衍哪个是好糊弄的,如果那个林绾绾真有歪心思,他们能看不出来?阿宁,咱们要相信自己儿子的眼光!”搞怪幽灵

他十分痛快在图案上方,龙飞凤舞的签上自己的名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