监管来临 区块链市场需要反思

市场需要反思。

原中国银行副行长王永利日前重申了对于比特币的态度,他表示比特币这种完全虚拟的“加密货币”不可能成为真正的货币。

王永利强调,央行主导的数字货币只能是法定货币的数字化、智能化。金融是现代经济资源配置的枢纽,货币是金融的基础和灵魂,清算是货币金融的经络和血脉。货币金融是虚拟经济,要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的宗旨。

经济学告诉我们,金融的发展是为了服务实体经济。标榜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自诞生以来,在实际应用仍然遥遥无期的情况下,依靠目前具体监管措施缺失的空档,造就了一批付出与收获极其悬殊的暴富神话。

展现人性的镜子

没有规矩,不成方圆。传承千年的经典语录,无论是过去、现在、未来都是不变的真理。

有人说,这两年的数字货币市场,就是一面人性的镜子。在缺乏有效监管的情况下,贪婪、狡诈、无知、盲目、阴险、自私等等,人性的阴暗一面在这个市场上被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中心化的网络平台在利益的驱使下,展现给我们更多的是一个又一个暴富的神话,吸引一批又一批的韭菜进场。在这里,项目方、交易所、“大佬”、无良媒体你方唱罢我登场,让我等“茁长成长”的韭菜们,从将信将疑到深信不疑。

君不见,那一个个光鲜亮丽的背后,是无数个韭菜们不忍直视的惨淡下场。

纵观数字货币市场自去年开始到目前的大起大落,以比特币为例,我们首先联想到的,就是珠穆朗玛峰。2018年初,当比特币价格达到顶峰的时候,很多“专家”放言,比特币价格将会达到20万美元。

抄底抄在“珠穆朗玛峰”的韭菜们,他们的心境我们只能想象却很难感同身受。

记者了解到,在“丝绸之路”关闭后的一个月,“丝绸之路2.0”启动运营,在被捣毁后,使用I2P匿名网络的“重生丝绸之路”(Silk Road Reloaded)网站诞生。唯一没有被动摇的是其支付手段,事实上更是被扩大了。“重生丝绸之路”不仅仅接受比特币进行支付,还支持其他8种不同的加密数字货币。

游离于监管之外,匿名、不可追踪的数字货币会让技术犯罪形成一个闭环,洗钱和恐怖主义大行其道,并消失于无法解开的比特字节中,而其影响却在伤害着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。

活跃用户与市值不匹配

数字货币市场经历这段时间的巨大波动以后,泡沫已经逐渐破裂。可是据记者了解,目前的市场仍然掺杂了大量的水分。

有关机构统计,大量数字货币项目的活跃用户数量都少的惊人。比特币排在第一位拥有66.7万个活跃地址,排名第二的是近日大幅下跌的以太坊拥有29.3万个活跃用户。而在统计的107个数字货币中活跃用户数量超过1000的仅仅有20个,但市场上却有105个加密公司的市值超过1000万美元,这一数值有着极大的差异。

近期热极一时的区块链游戏FOMO 3D活跃度已从7月21日的最高峰10242日访问量,下降到现在记者通过想过网站查询到的181个活跃量,已濒临死亡。

监管或许会迟到但从不缺席

日前,在莫斯科举办的第四届东方经济论坛上,俄罗斯总统特别代表表示,就现在而言,俄政府不允许发行和流通数字货币。这违背了国家的基本职能,这很重要。在他看来,自由市场与监管是不可分割的,而现在有着超高的风险,那么央行的监管就必须更加严格。“作为国家政府我们有义务去警告所有投资者。但是我们并不是试图摧毁数字货币市场,如何引入规范才是工作重点。”

山雨欲来风满楼,曾经被誉为数字货币天堂的日本,在数字货币监管方面,目前也是不遗余力。

日本金融厅官网日前发布首例ICO相关处罚通告《关于对合格投资人等特例业务申报者的行政处罚》。涉事公司为Dragoon Capital Co.Ltd(龙骑资本),此次涉事公司及个人,官方解释均因为欺诈性投资行为。

各国和地区监管政策的出台是早晚的事情,可是如何制定,标准如何,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。在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,或许大家都在等待着一个契机。

相关媒体报道,香港监管机构强调将虚拟货币列入虚拟商品进行监管,特别提醒银行要注意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涉及筹资风险。香港信息科技商会荣誉会长方保侨表示,要对虚拟货币交易进行监管必定是跨部门合作。

而从目前美国的监管环境来看,还没有一致性的监管政策。CFTC(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)在2017年允许加密货币衍生品公开交易,对于美国以外投资者,如果将加密货币视为现金,需要获得联邦政府牌照,如果视其为证券,加密货币特别是ICO,需要符合各州的股票发行控制法,SEC(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)目前还没有清晰的监管政策出台。

区块链目前热度不减,与之伴生的数字货币在经历了初期的疯狂投机后,目前泡沫已经逐渐破碎回归理性。还是那句话,关乎大局,监管或许会迟到,但从不缺席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