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莲开并蒂影摇池上鸳鸯,古诗池上教案,暮热游荷池上,清平乐 池上纳凉

发布时间:2019-10-21 18:05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她拜托以前的关系,打听到李谋今天带剧组的主演来这里拍定妆照,她一大早就来守着了,因为林绾绾也在,所以她就忍耐着,好不容易等林绾绾工作结束,离开了这里,她才给工作人员塞了红包,让工作人员跟李谋说一声。

从男一号变成男三号,真的很不爽啊。

林绾绾下意识的去追,却被林悦拉住手腕。 “姐……” “别追了。” 林悦生怕她再一走,又是几年不回来,她紧紧的抓住林绾绾的手,感受着她身上传来的温度,她眼眶又开始发热。 三年不见,姐妹俩泪眼相望,谁都没有先开口。 林悦看着林绾绾,从她的头发丝一直往下看,一丝痕迹都不愿意放过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抬起手,抚摸着她的脸颊,眼泪又落了下来,“变漂亮了……” 林绾绾顿时红了眼眶。 “姐……对不起!” “回来就好……回来就好。” 姐妹俩三年不见却一点也不生疏,两个人拉上病床的帘子,手拉手坐在床上,有说不完的话。 林绾绾知道林悦担心她,不等她问就把三年前假死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,然后又说她去M国的事情。她把苦和难都隐去,只挑了一些轻松的事情说,不想让她担心。 林悦还是哭红了眼眶! “我知道,我知道的,当年他们说你捅了林薇,我根本不相信!我知道,你不会做这种事情,他们说你大出血没了……我不相信,活要见人死要见尸,可他们说已经火化了,不肯让我看,我当时就察觉事情不对劲。这些年姐姐一直在调查当年的事情,可他们瞒的严实合缝……姐姐没用,什么都查不到。” “姐……” “幸好,幸好你还活着……” 林绾绾捂着脸,哭红了眼眶。 这些年在国外,为了照顾睿睿,她一直充当着保护者的身份,异国他乡,没有可以让她松懈的人,此时,在姐姐身边,听着她的声音,她才有种可以软弱的感觉。 林悦比她大六岁,说是她姐姐,实际上因为母亲早逝,姐姐在她心里更像是母亲一样的存在。 “不,不行!”林悦突然紧张起来,她抓着林绾绾的手就往外冲,“你跟林薇在同一个剧组,那孙霞英肯定也知道你没死的事情了,当年她把你丢进海里,现在你却回来了,她一定会想办法灭口的,你不能留在这里,你赶紧离开这里,去找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生活……” “姐!”林绾绾拉住她,“你别担心!我既然敢回来,就有保护自己的能力。” “可是,可是他们有权有势……” “我这三年在国外也不是白待的,姐,你放心,我能保护好自己!” 她的眼神坚定而自信,看的林悦鼻子泛酸。 “我的绾绾长大了!” “嗯!绾绾有能力保护自己了,也有能力保护姐姐!姐,以后有我在,任何人都不能欺负你!” 林悦苦笑连连。 “你跟李信达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 林悦闭上眼,显然是不想提他。 “姐……别让我担心。” 林悦苦涩一笑,慢慢的跟她说起了这些年的经历。 她跟李信达的婚姻本来就是一笔交易。 结婚前,她都不认识李信达这个人,那时候她才刚刚十八岁,憧憬着未来的美好,这个时候林大福让她嫁给李信达,她当然不同意。 她幻想中的丈夫可以不英俊,不帅气,可也不能是那么大的年纪,还长的那么磕碜。 可是她没办法,只能嫁了。 婚后,刚开始的时候李信达对她还不错,她心想,就算这个男人年纪大点,只要一直对她好,那她也认了。 可是……现实不是她想象的那么美好。 李信达不缺钱,自然也不缺女人。 他滥情! 婚后不到半年,他就开始频繁出轨。 那时候绾绾还小,还有父亲逼迫,她没有办法,就算知道李信达出轨,却也只能忍着。 她跟李信达的婚姻是李信达的第二段婚姻。 他的前妻跟他同甘共苦一起创业,他创业成功之后就把前妻抛弃,离婚之后前妻什么都没要,只要走了两个孩子的抚养权。李信达父亲去世的早,家里只有一个母亲。 他们一家人住在一起。 李信达的母亲觉得自己儿子有本事,还觉得林悦除了年轻漂亮之外一无是处,在家处处刁难她。 他们一家人住着复式的房子,楼上楼下加起来有四百多个平方,家里从来不请佣人,李母把这些家务活全都交给林悦,每天打扫卫生,买菜,做饭,洗衣服…… 她忙的像一只陀螺,基本就没有休息的时间。 这些她都忍了,李母却还鸡蛋里挑骨头,稍有不顺心就对她一顿训斥,李母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,“养只老母鸡还能下蛋吃吃呢,我们信达要你有什么用,结婚这么多年,连个蛋都生不下来!” 林悦在家里的地位甚至不如李母养的那只京巴狗! 林悦是个保守的女人! 从小她就觉得女人嫁了人要从一而终,所以不管如何,她都没有想过离婚。 后来,就在半年前,李信达跟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勾搭上了,这一次,他甚至不再避讳林悦,他公然把女孩领到家里过夜,更甚至,她还要伺候他跟小三的吃喝饮食,看着他们在她面前亲热……林悦忍无可忍。 她觉得恶心! 她提出离婚! 李信达却坚决不同意。 离婚之后,他上哪儿去找个既漂亮又温顺的妻子去?他的理想状态就是家里红旗不倒,外面彩旗飘飘。 李信达告诉她,“绝不离婚!我就是拖也要拖死你!” 林悦压抑! 她突然找不到自己活下去的理由了。 亲情? 林大福虽然是她的父亲,却从来没有关心过她!而她唯一的妹妹,早在三年前就去世了。 爱情? 她已经不是十八岁的林悦,早就不幻想那种只有偶像剧里才发生的故事了。 友情? 嫁入李家十一年,她每天都忙的团团转,根本没有时间交朋友。 她越想越觉得继续活下去没有任何意义,两天前,在李信达再一次带女人回家之后,她吃了一整瓶安眠药。 她想,就这样吧,反正已经无牵无挂了。 可没想到,她没死成,被李信达送到医院洗胃,竟然又醒了过来…… 听完林悦的遭遇,林绾绾已经哭肿了眼睛。 “畜生!我刚才就该打死他!”

“哇,奶奶,这是给心肝的压岁钱吗?”

林绾绾努力摒弃杂念,可想到萧凌夜就在盯着她,她的表情还是有些僵硬。

萧衍这张嘴一向厉害,今天竟然落了下风,真是难得看到有人能制住他。

他拖着她的下巴,微微抬起。眯着眼,瞄准位置,准确的把溃疡贴,贴在了她破皮的上颌处。

她知道华夏传媒有个叫周思思的,一直被华夏的高层们私下喊做老板娘。

冷香包间。 面对一桌子的菜肴,林薇却一口也吃不下。 “身体不舒服?” 萧煜关心的看着她,从刚才她上过一次洗手间之后,回来就有些走神。 “没,没有!可能是时差没有倒过来,现在没有什么胃口。” “那也得吃点东西,我看你最近几天都瘦了。”萧煜给她夹了一筷子菜,一脸关心,“就算做艺人要保持身材,也不能不吃饭啊!你就是太要强了,做什么事情都要拔尖。在圈子里当玩玩就行了,又不缺这两个钱。” “人家想给你脸上增光嘛!”林薇抱住萧煜的手臂撒娇,“想让大家都知道阿煜哥哥的女朋友也是很优秀的。” “你呀!真拿你没办法!” 林薇倚在萧煜怀里笑的甜蜜,思绪却飞远了。 刚才,她去卫生间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女人,一个跟林绾绾长的极像的女人! 像到什么程度? 五官和声音简直一模一样,可气质和身材却天差地别,三年前的林绾绾是不懂打扮的,从来都是清汤寡水的样子,可刚才她在走廊里碰到的那个女人身材火辣,半眯着眼的时候慵懒优雅! 一定是她看错了! 不可能是她的! 林绾绾那个女人三年前就被她妈丢进大海了,现在三年过去了,骨头渣也该被鱼分着吃干净了! 真是见鬼! 怎么就联想到林绾绾了呢! …… 吃完饭,天已经彻底黑了。 许易送林绾绾母子俩去租的房子,三年过去,云城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林绾绾已经完全找不到熟悉感。 “妈咪,这就是你生活了二十年的城市吗?” “嗯!” 林绾绾抱着小家伙,看着窗外飞快闪过的霓虹灯,低头问林睿,“宝贝喜欢这里吗?” “喜欢!” “哦?” “因为这是妈咪长大的地方。” 林绾绾抱住小家伙狠狠的亲了好几口。 嗷嗷嗷! 她儿子怎么可以这么可爱,这么暖心! …… 半个小时后。 车子在一家高档小区停了下来,许易刷了卡,径直把车子开进小区。 许易办事果然靠谱,小区的房子很新,高层电梯房,车子开进小区,能看到小区里巡逻的保安,林绾绾对这样的安保非常满意。 三天之后她就要去剧组试镜,如果试镜成功,接下来她会进组拍戏,可能会非常忙碌,到时候睿睿一个人在家,她也能放心一些。 下了车,许易帮忙提行李,领着林绾绾和林睿进了电梯。 “这边的交通很方便,小区门口就有公交车站,生活也比较方便,距离商场,超市和医院都比较近。” 说话间,电梯已经停在16楼,电梯门打开,许易带两人到了其中一个房门口,他拿出钥匙打开房门,打开了房间里的灯。 看到房间,林绾绾更满意了。 简简单单的两室一厅,装修风格也比较简单温馨,米黄色的墙纸,同样散发着黄色光芒的吊灯,灰色的布艺沙发。 客厅里摆放着一张纯白色木制餐桌。此时,桌子上放着几个硕大的购物袋,袋子里全都是许易买来的生活用品,里面锅碗瓢盆油盐酱醋……各种生活用品一应俱全。 林绾绾抱着林睿进了玄关。 玄关处,鞋架上整整齐齐的放着几双崭新的拖鞋。 “喜欢吗?” “喜欢,太喜欢了!” 林绾绾被感动的一塌糊涂,“许易……你怎么可以这么细心这么暖,呜呜呜,怎么办,我又想嫁给你了!” “绾绾!” “哎?” “如果你的表情真诚点,可信度会更高。” 林绾绾立马扬起一抹笑,“真诚吗?” 许易一脸不忍直视,“你问睿睿。” 林睿坐在沙发上,闻言抬头看了一眼,然后毫不留情的评价,“妈咪,你笑的好假。” 林绾绾,“……” 换了拖鞋就进了客厅,穿上拖鞋,林绾绾更感动了。 嗷嗷嗷。 连拖鞋的尺码都刚刚好啊。 “我给你们买了一些菜和水果饮料都放冰箱了,然后生活用品也买了一部分,你看看有没有落下的,我再带你们去买。” “没有没有,已经很齐全了。”林绾绾一屁股坐到沙发上,沙发十分柔软,坐进去仿佛没了骨头,她随手抱住一个抱枕,眯着眼一脸幸福的感叹,“有钱真好。” “所以,你赶紧赚钱还我!” 许易靠在门边,随手扔给林绾绾一本书,林绾绾眼疾手快的接住,“什么东西?” “《婉妃传》的实体书,你还不是剧组的演员,暂时拿不到剧本,据内部消息说,这部电视剧会相当尊重原著,所以改动的几率比较小,你就拿实体书当剧本先看着,熟悉熟悉你要饰演的人物,揣摩一下人物心理……对三天之后的试镜应该能有帮助。” 说起演戏,林绾绾表情立马正经起来。 这些年下来,演戏已经不止是她的爱好,更是她赖以生存的谋生手段,如果不是在M国跑龙套的收入,她根本养活不了自己和睿睿。 《婉妃传》的原著林绾绾已经在网上搜过大致看了一遍,她要试镜的人物是剧里的女三号,一个反派人物,祸国妖妃一样的存在,容貌绝美,身姿妖娆。入宫时,以一支《孔雀舞》艳惊四座,入了皇帝的眼,从此盛宠不断。 不得不说,这个人物的外在特点,跟她形象还是比较符合的。 林绾绾翻阅着原著,越看越入迷。 “妈咪?妈咪!” “嗯?” 小家伙一脸无奈,“干爹叫你好几遍了。” “啊,对不起,这本书写的太好了。” 许易叹口气坐到林绾绾和小家伙中间,他伸手拍拍林睿的小肩膀,“时间不早了,你快去洗澡,次卧的衣柜里有给你准备的睡衣。” 小家伙看看林绾绾,又看看许易,乖乖的找衣服洗澡去了。 “有话要对我说?” 许易点点头,表情认真起来,“绾绾,你做好心理准备,这部戏的女主角已经定下来了。” “哦!” 定下来就定下来呗,她又不是试镜女一号。 “这部剧的女一号……是林薇!” 林绾绾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凝固!

林绾绾被自己这个形容吓到,嘴角狠狠一抽,她一屁股在萧凌夜身边坐下来,“没收!你也不想想,我是那样见钱眼开的人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