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杨式36太极扇杨丽教学,马春喜48式太极扇教学,陈式太极扇48式慢动作,太极功夫扇第一套教学

发布时间:2019-11-19 04:11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青倚不说话了,眼睛里渗出了晶莹的泪珠。她舍不得主子,现在她好后悔,当初真不应该成亲,再不该要孩子。

第583章要一起变老 看到吴尚,楚倾瑶眼前就是一亮。他来,肯定是带来了什么好消息。 “吴尚,你怎么来了?” “小姐,我查出来暗国公和童芜的关系了,他们是师兄弟。”吴尚急急的道,“救走童芜的人就是暗国公,我听到他们的谈话后,没敢再跟下去。” “他们人在哪?”楚倾瑶一脸惊喜。 “早出城了,我是在城外碰到的他们,看方向应该是往赤罗国去了。”吴尚一脸懊恼,他用毒的功夫是童芜交的,再加上旁边还有个暗国公,他就没敢动。 这事,光想想就觉得丢人。 似看出他的想法,楚倾瑶安慰道,“不怪你,你若真不顾后果的出手,怕是小命早就没了。” 听到小姐没怪罪,吴尚的心里好受了些。还是道,“我可以追上去,替小姐打探消息。” “童芜原来准备让你去哪?”楚倾瑶觉得他的提议不妥,童芜被暗国公救走,本来无人知晓,他突然找了上去,铁定被怀疑。 “说是让我去玖月国打探一下暗国公府的消息,我不想去,便在城外呆了两天。” “那你别去,我会让暗卫跟上去。” “那我能为小姐做点什么吗?”因为叛出精巧部一事,吴尚一直心里有愧,他急切的想为毒门做些什么,来弥补犯下的过错。 “吴尚,回毒门吧!如果南宫闲云知道你改邪归正,不知道会有多欣喜。还有小愿愿,别看他每次见到你,都喊打喊杀的,其实他只是心里不舒服,失望而已。” 吴尚看着楚倾瑶,在她澄澈纯洁的眸子里,看到了真诚和宽容。他喉咙有些发堵,转头道,“小姐,那我现在就回去看看师父。” 他脑中闪过南宫闲云的样子,其实说他是师父,还不如是说父亲。他对他的教导和南宫愿一般无二,从未偏过心。他眼眶发酸,对着楚倾遥,“小姐,我走了。” 看着他如同归家的孩子般,心急如火的往外走。楚倾瑶道,“吴尚,替我转告父亲,过一段我就回去看他。” 无双见吴尚走了,才道,“他就是被童芜忽悠的那个孩子?童芜可真是无耻,他当年确实救过吴尚,可他为了达到目的,再次把他抛到雪地里,和没救他有什么区别?如果当年南宫闲云不心软,不救他,怕是冻死了童芜也不会愧疚一分。” “谁说不是。好在他迷途知返,还为时不晚。”楚倾瑶嗤笑,“世人总说毒门中人心狠手辣,作恶多端,要我说,这些全是屁话。从我接触毒门以来,还没发现毒门害过谁。不但没害过,还把手上的药材和种子,无偿的送出来,普度众生。光是这一点,就是医门无法比拟的,总有一天,我要亲手灭了医门。” 无双笑起来,“好,加上我一个,灭了医门,杀了大长老那个老匹夫。” 提到医门,楚倾瑶的眉头就蹙了起来。好久没医门的消息了,大长老那个冒坏水的老东西,不知道最近在干什么。 “在想什么?”无双心疼的看着她。 “在想大长老,应该找机会把他除去。”顿了下,她又道,“三长老是自己人,到时候,就让他接手医门。” “只要境主在,谁接手都一样,三长老也不敢在明面上反抗境主。如果让境主知道三长老的心不在他那里,绝对会铲除异己。” 楚倾瑶想了想,“话是这么说,但还是应该把三长老推上去,有个自己人掌权,对我们也有利。” 无双笑了下,“那我们就打个赌,看谁能先把大长老杀了。” “赌什么?”楚倾瑶似笑非笑,脸上带着清丽的颜彩。 “赌……”无双刚一开口,她就抢着道,“不如我们赌芸篱,我赌她会嫁给你。” 无双一脸无语,“芸篱现在可是天术老人的宝贝徒孙,我去见她,都得被他横挑鼻子竖挑眼,还谈什么娶嫁!” “事在人为,精诚所至金石为开!”楚倾瑶觉得这两人有戏。 “阿攸,你能不能别和我说这些?”无双有些无奈。 “那太子殿下,想让我家娘子和你说些什么?”轩辕炙一身紫色锦衣从外面进来,看向无双的眸子冷了几分。 无双有些尴尬,冷笑道,“阿攸是我的朋友,我们之间不管说什么,都是秘密。王爷你确定想听?” “本王自然没那个心情,听一些家长里短的小事。既然你来了,不如和我去书房,我有事找你。”他敲打了一句,马上归入正题。 “我也去。”楚倾瑶道。 “阿楚,我和无双有事要商量。他远道而来是客,你去厨房让他们多做几个菜,给太子殿下接风。”轩辕炙没让她去。 “阿攸,他跟我说了什么,等回来我告诉你。”无双随轩辕炙离开。 看着他们去了书房,楚倾瑶让七绝去厨房告诉一声,晚上加菜。独自一人出了王府,去春风阁找飘飘。飘飘见她来,赶紧随她进了后院,行礼道,“飘飘见过大小姐。” 楚倾瑶笑着扶起她,“行了,没那么多规矩,要是我一天来十趟,你岂不是要行十次礼。我比你小,理应叫你一声飘飘姐。” 飘飘受宠若惊,急忙道,“属下不敢。” 楚倾瑶也不难为她,开口道,“帮我给门主传个信,就是境主随时会来天琼。”她知道漫天妖会懂她的意思,一定会好好保护父亲。 有漫天妖在,她也没了后顾之忧。 书房内,轩辕炙和无双相对而坐。无双道,“王爷想要说什么?” “境主要来了。”轩辕炙话落,无双就腾地站了起来,“你的身份暴露了?” “也可以这么说,是境主发现了冰河里的人不对,下令让童芜调查,童芜居心不良,对阿楚起了色心,被拒绝之后,查都没查,直接就回复境主,说本王回来了。” 无双越听脸色越黑,到最后,已经怒不可遏。气愤的道,“童芜算是个什么东西!既然他作死,我一定送他下地狱。” 见轩辕炙不语,无双压了压心头的火气,“那现在我们怎么办?”上次与境主一战,轩辕炙漫天妖败得有多惨,光想想他倒现在还心有余悸。” “天琼的事我会处理,你只要管好属下,别让种药的事外传即可。”轩辕炙的意思很明显,如果境主来了,不用别人插手。 “我怎么能不管?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”无双的声音有些大。 “你出手就能打赢他?”轩辕炙一脸冷漠。如果无双真有这本事,他还用得着如此做? “总得尽力一试,不到最后,鹿死谁手还不一定。”无双道。 “我天琼能位列四国之一,自然有一套保命手段,你的好意本王无法接受。”轩辕炙目中带着一丝怒意,不知道是对谁。 无双嘲弄的咧了下嘴,“既然你如此不识好歹,那就随你。若你天琼被灭了,也许我玖月国还能趁乱成为第一强国。何乐而不为!” 轩辕炙看着他,“还有一事,就是暗国公和童芜,你要帮我杀掉他们。” “童芜敢对阿攸有非份之想,已是非死不可,这事不用你操心。还有阿攸,如果你死了,我就把她带走,让她做我的太子妃。”无双挑衅的道。 “你不要你的芸篱了?无双你可真可怜,连心里喜欢谁都分不清。”轩辕炙不客气的道,“既然暗国公去了赤罗国,你赶紧上路吧!” 无双有些气结,很想问问轩辕炙,我凭什么要听你的?可他一想到童芜的下流想法,额头上的青筋就突突直跳,童芜,你给我等着! 看着他大步踏出书房,轩辕炙喊来七杀,“派人去一趟毒门,就说本王找漫天妖有事商议,让他速来。” “是。”七杀快速出去。 楚倾瑶从春风阁回来时,正好轩辕炙也走出书房,两人在院中相遇。她快步上前,“无双呢?怎么就你一个人?” “他说有事,先走了。”轩辕炙牵起她的手,与她十指相扣。 不知何时,他越来越喜欢这种感觉,仿佛牵着她的手,两颗心就会无比的贴近,一个永远在另一个的心尖上。 “你这是想告诉我,执子之手,要与子偕老吗?”楚倾瑶笑颜如花,俏脸飞霞。 轩辕炙伸过另一指手,用指尖挑起她优美的下巴,“阿楚不想吗?这句话真的很好,因为我想和我的阿楚一起变老。” “那就一起变老,到时候,你要帮我画眉,替我穿衣。”楚倾瑶满目柔情,仰望着这个男人,在他漆黑如墨的瞳仁里,看到了两个小小的自己。 这一刻,天地无声,他们眼中只有彼此,也是唯一。 轩辕炙的唇不知何时吻了下来,即霸道又不失温柔,他们唇齿相接,热烈的亲吻。忽然,他气息一滞,再落下来的吻变得如同狂风骤雨,铺天盖地令人窒息。楚倾瑶只有被动的承受。 “唔……”她想问问他到底是怎么了,才一开口,立刻被攻城掠地,渐渐迷失。许久,他才抱起全身绵软的她,往屋里走。美N小说"HHXS665"W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大家热热闹闹的陪了凌飞儿一晚,天不没亮,早就找好的全福夫人就开始给她挽发。等到迎亲的队伍过来时,凌飞儿已经打扮妥当,美美的坐上花轿,被抬去了凌墨府上。

楚倾瑶再次抬头,“我刚刚看着这满天景色,也是想到了故去的老宗主。既然找女儿是她的遗愿,我这个继任宗主,责无旁贷。”

“惜陌的性命,暂时已经无忧,我只是担心,配不出来解药,他一时半会醒不过来。”楚倾瑶打破沉静,“这件事,还请两位多帮忙想想,拜托了。”

第108章连累了无双 无双公子双眼冷光频现,恨不得一把将女子堆出去。可那个该死的炙王竟然还不滚! 熏香飘出来的味道飘到轩辕炙鼻子里,他眸色一深,已经断定这是一种媚药。他嘴角弯起,从指缝里弹出一缕药粉,“既然你这么喜欢用这种方式欢爱,本王就当一次好人,让你一次尽兴。” 无双公子只觉得小腹处像有团火在燃,那种感觉比昨晚更加强烈,额头上的冷汗不停的往下掉,他恨不得现在就扑倒面前的女子。意识在快速流失,身体里乱窜的***似乎要把他焚烧殆尽。要不是功力深厚,他早就丧失了理智。 流玉眼中划过一丝狡黠,从府外一路走来,她已经断定这宅子的主人非富即贵,可他到底是什么身份?看来只有先取悦了他再说,只期望今晚之后,他能替自己赎身,哪怕做妾她都愿意。 她伸出纤纤玉指,轻颤着划开他胸前的衣衫,露出里面结实的胸膛,抱着他向后一仰,无双公子残存的理智在压到身下柔软的娇躯时,轰一声灰飞烟尽。 这一刻他只想要身下的女子,尽情的***。 他嫌女子身上的衣物碍事,大手一扯尽数撕烂,“公子,你轻点,奴还是……”女子的话淹没在男子的低吼声中,到最后只剩下低媚的骄吟和喘息。 轩辕炙鄙夷的合上瓦片,没想到此宅的主人竟然有此爱好。 楚倾瑶单脚着地,扶着墙壁慢慢转到芸篱身边,原来她看到的圆孔是用琉璃所制。透过琉璃向里望去。在另一面的琉璃上竟然看到一张床,床上叠着两名纠缠不休的男女。虽然看不到正脸,她也猜到男子十有八九就是无双公子。 她的脸刷地白了,怎么会这样? 芸篱的脸比她的还要白,一点血色都没有,她站在那一动也不动,只是悲伤的望着外面,脸上早已泪水滂沱,因为极力压抑着哭声,肩膀不停的耸动。 楚倾瑶似乎懂了,芸篱肯定深爱着无双公子,要不然不会如此反常。她歉意的望着她,想要说一声对不起,声音却卡在喉咙里发不出一个音节。 没有什么比让一个姑娘,亲眼看着自己最爱的人和其他女人上床更残忍了。听着外面传来的嘶吼,便知道此时的无双公子已经被药迷失了本性,他只是照着身体的本能去发泄。 “楚姑娘,我扶你回床上。”芸篱此时才发现楚倾瑶下床了。 “别看了。”楚倾瑶把手搭在她身上。 芸篱将楚倾瑶送回床上,忽然气恼的道,“都是因为你,自己没能力还非要去刺杀炙王,现在你满意了,公子都被你害惨了,你知不知道那药有多伤身体?” 楚倾瑶是大夫,她如何不知。 “对不起。”虽然知道说对不起没用,可这是楚倾瑶唯一能说的三个字。 “是不是炙王来了?”楚倾瑶神情萎靡,能把无双公子逼到这种地步的,满京城也只有炙王一个。 “你知道就好,以后你少去惹炙王,免得连累公子替你善后。我不知道你和炙王到底是什么关系,但是请你放过公子,等你伤好了之后就走吧,别再祸害公子了。”芸篱声泪俱下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 “好。等伤口愈合了我就走。”楚倾瑶愧疚的看着芸篱,要不是知道她此时出去不但于事无补,还会连累到无双公子,她真想走出去。就算杀不了炙王,也要与他当面对质,问问他当初为何要残忍的毁掉韩家? 外面的淫靡之音一直持续到天亮,这一晚,楚倾瑶和芸篱都没睡。到最后,芸篱已经不哭了,她瞪着红肿的双眼,远远望着墙上的圆孔,双脚再也没有力气走过去。她怕看到墙对面那不堪的一幕,在她心里面高大无双的公子竟然扑倒了青楼女子。 楚倾瑶动了动身子,坐了一晚,腿有些发麻。 “你要躺下吗?”芸篱伸手过来。 “不用,等公子醒了之后找府上的大夫给他开点温补的药。” “用不着你管。”芸篱跺着脚走了。如果有可能,她真想公子一辈子都不要和这个女人见面,她就是个扫把星,公子才认识她多久啊!就被她连累得要当众表演春宫。 她都不敢想像,此时的公子该有多愤怒。她揉了揉脸,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。 天黑之后,芸篱走出密室,故意拖延了好久,才来到无双公子的房门外,有心想推门进去直接把那个女人扔出去,又觉得不妥,只好亲自去把府上的大夫找来。 这才颤抖着敲了两下房门,“公子,你醒了没有?” “谁啊?”被敲门声惊醒,无双公子吃力的坐起来,眼前闪过昨晚的片断,目中已是一片怒色。 他冷眼看向旁边,见昨晚的女人还在,不由怒道,“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不是谈好了,完事之后她就拿钱走人? 流玉慌张的爬起来,这才惊觉自己没穿衣服,只好扯了被子遮在胸前,“公子,流玉已经是公子的人了,还请公子看在奴是干净身子的份上,留下我吧!” 无双公子眼中冷气飙升,昨晚要不是事出有因,就算再干净的青楼女子他都不会碰。阴鸷着双眼,“去找管家,让他给你赎身。” 流玉一喜,还没来得及高兴,就听无双公子又道,“赎身之后你就自由了,带上银子走得远远的,别让我再看见你。” 流玉一呆,“公子,你是不想要流玉了吗?” “我帮你赎身已是莫大的恩赐,你别得寸进尺。”无双公子穿了衣服,厌恶的看了眼流玉,“你还不穿衣服滚?” 流玉咬牙,忍着全身酸疼吃力的穿好衣服,衣服穿完,早已泪流满面。她冲到无双公子面前给他跪下,哀求着,“公子,你别赶流玉走,流玉虽然出身低贱,但我不要求名份,只想留下来服侍公子,公子,流玉求求你了。” 无双公子身体乏力,冷冷扫了她一眼,“来人,把她丢出去。” 芸篱带着大夫进来,担忧的看了公子好几眼,“公子,让周大夫帮你看看,我把人送出去。” 见留下无望,流玉立刻起身,凄哀着道,“能服侍公子一夜,已是流玉的福份,还请公子言而有信,替流玉赎身,公子的大恩大德,流玉来世一定结草衔环,以报公子大恩。” “赶紧走,你怎么说公子都不会留下你的。”芸篱把她扯走。 周大夫上前来,见公子一脸倦色,便知道昨晚是伤了元气。诊脉之后,斟酌着开了副温补方子,让人跟他去抓药。 芸篱回来时,见公子竟然不在,便知道他去了密室。不禁气恼,楚攸,你真是个祸水,你可害苦了公子! 密室内,楚倾瑶听到有人进来,赶紧抬头。 “公子,你……还好吗?” “阿攸,你看我哪里像不好的样子?”他走过来坐在床上,“腿怎么样,药换过了没有?” “换过了。”其实昨晚发生那样的事,芸篱哪还有心思管楚倾瑶。 为了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,楚倾瑶故意问,“昨晚,炙王可派人来了?” “来了,不过没搜到你就走了。”无双公子说得轻松,楚倾瑶心里的歉疚更重。 “你安心在这养着,我今日有事,怕是要出去一天。” 楚倾瑶愧疚的看着他,“你放心去吧!我在这安全得很。” “阿攸,明天见。” “去吧去吧!”看他一憔悴,楚倾瑶都不敢去想香炉中的药量到底有多大。无双公子也真是的,虽然有炙王在外盯着,做戏要做全套,可你也不能对自己这么狠啊!真是要命,整整折腾了一晚上。 无双公子脸色青白的回到房里,下人已经熬好了药送过来,芸篱接过后,吹凉了才叫他起来,“公子,我扶你起来喝药。” “给我。”他从床上起来,端起药碗直接喝光。昨晚一定是轩辕炙在香炉里动了手脚,他自己下的份量自己有数。一想到昨晚自己光着身子,被轩辕炙看了去,他就觉得心里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。 “公子,管家已经派人跟去给那女子赎身了。” “嗯,我不想再看到她。” “奴婢会派人监视着,让她尽快离开京城。” 轩辕炙回府后,管家就过来禀报,“王爷,绵姨来了。” “我去看看。”绵姨毕竟是自己长辈,该有的礼数轩辕炙还是要有。他来到绵姨房里,见她正坐在桌上喝茶,“绵姨,你来了怎么也不支会一声,本王好派人去接你。” “我有武功,不会有事。”绵姨望着他,“炙儿,怎么我才离开了这一段,你府上就又多了一名侧妃?你是真想惹恼了境主,让他杀了你不成?” “本王只是一个小小的王爷,皇上非要给我赐婚,我能怎么办。” “我明日进宫去找皇上,让他收回成命。”绵姨坚信,只要她稍带着提一下医门,轩辕啸以后都不敢再为难炙儿。 “绵姨,有些事我想靠自己。”他不想让境主过多的参与到天琼来,他的事他自己解决。 “你这孩子。”绵姨嗔怪着道,“要是你肯说出自己与境主的关系,在这天琼你都得横着走。也就如一听你话,帮着你一起隐瞒自己高贵的出身。” 提到如一,他就心烦。干脆换了话题,“绵姨,后院的许梅香你先别动,留着她本王有用处。”加我"HHXS665"W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我知道,可我怕妍儿看到他这样,会很伤心。”她让吴尚和芸篱离开时,已经让吴尚跑一趟古武门,去给花千妍送信。

“我知道,可我怕妍儿看到他这样,会很伤心。”她让吴尚和芸篱离开时,已经让吴尚跑一趟古武门,去给花千妍送信。第二十五届帝国

一脸笑意的看向楚倾瑶,“丫头,你们在说什么呢?”

楚倾瑶面无表情,双眼望着脚下的玉石地板。

第266章重伤 见这两人一飞走,立刻有暗卫道,“王妃,要不要跟上去?” “不用。”愿意打就让他们打去,反正又死不了。 等她进了正屋,孩子们立刻围住她,“师父,刚刚王爷是不是和那个人去打架了?好想去看。” 还真是有人不怕事大。 她笑道,“也不怕溅一身血!你们平时不也跟着暗卫练拳脚功夫吗?想看热闹自己打。” “师父,我们那都是锻炼身体的,可不是打架。而且你都说了,我们要是敢私下斗殴,是要挨板子的。” “知道就好,赶紧坐下,准备上课。”她严肃起来。 “师父师父,我再问一个问题,你说王爷和那个人谁能赢?”追烟一脸好奇。 “那个人可是毒门的门主,以后你们见到他,都客气着点,不准惹他,听到没有。”听说是毒门中人,孩子们的脸色都白了几分。 “不过你们也不用怕他,他是师父的朋友。”楚倾瑶可不想吓唬他们。 “师父,那我可不可以跟他学习毒术?”一个叫还影的小姑娘,怯生生的看着她。从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渴望,让楚倾瑶心头一动“还影,你怎么想学毒术?” “学了毒术就可以解毒,以后谁再吃东西中毒了,还影就可以救他。”小小的丫头有些悲伤。 楚倾瑶听人说过,还影的妈妈是个残疾人,整日带着她蹲在街角讨饭。有一次吃了讨来的烧饼,吐血死了。后来有大夫路过,简单检查了一下告诉她,她娘是吃了有毒的食物中毒而死。 “还影,如果你想学,我可以教你,但前提是,你要先把其他的都学好。”楚倾瑶拥抱了一下还影,又替她理了理头发。 听到师父答应了,还影激动的一把抱住身旁的如烟。如烟脸一红,竟忘了挣扎,直到还影松手,他的脸还红得厉害。 “十个小组长留下,其他人可以去睡了。”楚倾瑶说完,有孩子不想走,问道,“师父,我不困,可以听吗?” “可以。”对于理解力差的孩子,多听一遍也只有好处。见她答应,孩子们一个都没走,屋子里装不下了,都站到了长廊里。 一个时辰后,楚倾瑶宣布下课。见七绝等在外面,问道,“还打着呢?” “嗯,出城了,王妃是先回府还是直接出城去看看?”七绝的内心叫嚣着想去看看王爷到底是怎么修理漫天妖的,可王妃不去,他也只能想想。 楚倾瑶不知道他所想,看看天色,摇头道,“我困了,要回去,反正我走暗道不会有危险,你想去看就去。” 因为境主随时会出现,七绝哪敢大意,摇头道,“算了王妃,王爷和漫天妖打架,属下看了好多次了,基本上都是王爷占上风。” “不去就回府,好困。”楚倾瑶打了个哈欠,先一步进了暗道。 回府后,她一觉睡到天蒙蒙亮,隔着窗户问,“七绝,王爷回来没有?” “还没有,不过王妃放心,七杀在那边呢!” 楚倾瑶淡淡的嗯了声,回到床上已经没了睡意。掌上一盏灯,坐在桌前又开始写现代的医学知识。她觉得来到这里后,虽然没做出什么成绩,但如果留下点东西,也是造福后人。 当第一缕金芒透过云层落下来时,七绝现身,“王妃,王爷回来了,只是受了点轻伤。” “他受伤了?”楚倾瑶放下笔,抬步就往天寂阁跑。 “王妃,那赌约……”七绝开口后,又恨不得咬了自己舌头,都这种时候了,他还提什么该死的赌约,虽然王爷说伤得不重,也需要王妃亲自看一眼大家才放心。 楚倾瑶的步子一顿,“不是说不严重吗?怎么他自己不过来?” “谁说本王不能过来?”轩辕炙正好从前头过来。他的衣服明显换过了。一身黑色锦衣将他颀长的身姿衬得更加孤傲,他上前来,牵起楚倾瑶,“阿楚,我没事。” 楚倾瑶从上到下打量他,“进来,我帮你看看。” “好。”轩辕炙一脸配合。 两人进屋,楚倾瑶看着他,声音有点急,“伤到什么地方了?我帮你上药。” “没受伤。”轩辕炙说得面不改色。 楚倾瑶一急,伸手直接在他身上摸起来,她的动作很粗鲁,一点都不温柔,甚至可以说是野蛮。这个男人把她当傻子是不?就算她没看到伤口,也闻到了极淡的血腥味。别忘了,她本身就是大夫,对血腥味极为敏感。 就在她的手掌摸到他小腹时,他的声音带着黯哑,“阿楚,你这是欲求不满吗?” 楚倾瑶一脸冷笑,眉眼都没抬,故意娇声道,“夫君,要不我们还是别误了这大好的时光……来嘛……” 轩辕炙嗓子发干,这样的楚倾瑶对他的诱惑力太大了,就在他遐想之际,楚倾瑶的手掌已经抓到他的小腿上。 他啊的一声惨叫,额头上的冷汗就掉了下来。气恼的道,“楚倾瑶,你……” 楚倾瑶撕开他的裤角,赌气道,“我什么我?受伤了还装成没事人一样,现在是什么时候,你自己不知道吗?让我给你上药包扎你会死吗?” 当看清他在腿肚子上缠了一圈厚厚的白布时,她更加气恼,三两下扯下来,露出里面一条五厘米长的伤口。因为束缚的白布突然被撤掉,血流得更欢畅了。 楚倾瑶绷着脸,“这就是你说的没事?”轩辕炙动动唇,不知如何反驳。 楚倾瑶瞪了他一眼,连掩饰也不用了,手上直接就出现一个药瓶,开始给他清洗伤口。完事之后,又换了一个,这次是止血。血止住后,她又拿出一瓶消毒液,将屋子连同她的双手,手臂一同消毒。处理完这些,才拿出缝合的针线,蹲下来,神情专注的缝起来。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她就是没提打麻药的事。针线穿过血肉的疼痛,并没有让轩辕炙皱眉,他冷凝的眸子里,只有面前的女子。 他就是生出一种感觉,此时的女子浑身上下带着一股神圣,让人心生敬畏。仿佛此时,她就是天,就是主宰,哪怕皇帝老子在这里,也得听她的。 整个过程,她什么都没说,可他就是生出了这种渺小的感觉。 楚倾瑶缝好最后一针,利落的打了结剪断,起身后马上又拿出消炎药水输液器和止血带。然后扯过轩辕炙的手,让手背对着自己,冷冰冰的道,“把手握紧。” 轩辕炙一愣,还是听话的攥紧了这只手,看着她将一个软乎乎的带子系到他手腕上,然后手背上的青筋就变得更加突出。本来他还想问问这是要干什么,见她冷着脸,索性闭嘴。 他不问,楚倾瑶自然也不会给他解释,手法熟练的将点滴挂上,回头又将前面拿出来的东西一样样收起来。 轩辕炙震惊的看着她,问了句,“这管子里的水是干什么的?” “消炎的,打了之后,你的伤口会更好的愈合,不会溃烂。”她没好气的走过来,“轩辕炙,漫天妖胡闹,你也跟着?你明明知道境主就要来了。” 她叹了口气,他都伤成了这样,漫天妖估计也讨不到便宜。忍着问出来的冲动,不想在这时候惹他生气。 没想到轩辕炙却忽然开了口,“本王只是伤到腿,漫天妖却是伤在胸口,不死也得掉半条命。” 轩辕炙冷沉的眸中带着怒意,他本不想在此事和漫天妖起冲突。可有些事情,他忍不了。阿楚是他的妻,容不得别人惦记。 “从我认识漫天妖那天开始,他就嘴上没个正形,你和他置什么气。”楚倾瑶嘴上埋怨,眼中却是一片担忧。 “阿楚,我没事,养几天就能好。”轩辕炙伸手,想要抱住她。 “别动别动。”见他打点滴的手忽然抬起来,吓得楚倾瑶立刻大叫,可还是晚了一步,眼看着他手上起了个小包。赶紧将滴液器的开关关掉,又在另一只手重新扎上。 看着她为自己提心吊胆,忙前忙后,轩辕炙的心就莫名的安定,好像伤口都不疼了一般,嘴角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浅笑。忽然,他眼神幽深起来,“阿楚,你以前是大夫吗?” “嗯。”楚倾瑶回答完,才惊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。 感觉到她的异样,轩辕炙道,“我不会逼你说的。” “谢谢。”楚倾瑶挨着他坐下,眉心微蹙,“废宅的孩子们学习很努力,再过一段时间,我准备先在京里开一家医馆,一家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医馆,自己的药材,自己的大夫。” “本王等着。”轩辕炙的眼神亮起来,哪里还能看出来他才刚刚受了伤。一想到天琼的将来,他就激动的用闲着的手握住楚倾瑶,“阿楚,谢谢你。” “谢我什么?我也希望天琼能够独立。再说一个国家要想发展,自己的医疗水平是一定要跟上的,要不然就算不打仗,也会发生各种天灾。” “那我谢上天,把这么好的你送到我面前。”轩辕炙眸深似海,缱绻深情的看着她,眼中的温柔让楚倾瑶脸发红,慌乱的站起来,“药没了,我帮你拔针。”FL"jzwx123"威信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贺兰唏好气的看着他,“你是皇上,万一你被毒死了,我怎么办?你想让我守寡是不是?”

一天的时间,很快过去,当夜幕降临,夜风习习。轩辕炙如同一只黑色的苍鹰,从炙王府翻墙而出,直奔冷宫所在的位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