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樱田康介,捕吏小兰之介电视剧,藤本壮介作品,山田凉介身高

发布时间:2019-11-10 23:57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“还是你觉得这样的手段特别有意思?一手一个巴掌,一手一颗糖?”叶栗又哭又笑的,“陆柏庭,我看起来是不是就特别像一个傻逼,而别他妈的好哄?” …… 不管叶栗怎么吼,陆柏庭一句话都没回。 他只是重重的把叶栗搂到了自己的怀中,强健有力的手臂就这么抱着叶栗,但是力道却又控制的极好,不至于伤到她。 刚毅的下颌骨抵靠在她柔软的发丝上,薄唇抿的紧紧的。 叶栗在挣扎,疯了一样的挣扎。 但不管叶栗怎么挣扎,陆柏庭都无动于衷。最终,叶栗几乎是发了狠的在陆柏庭的脖子上狠狠的咬了一口。 陆柏庭不松手,叶栗也不松口。 那样的撕咬,拼了命的,甚至在口腔里尝到了这人的血腥味,叶栗都没松开。 她能明显的感觉到陆柏庭紧绷的肌肉。 一直到叶栗的牙齿都被咬的酸疼,她才松开了陆柏庭。 入目里,陆柏庭的脖颈,深深的齿印,带着血,甚至血一点点的透着伤口就这么滑落了下来,瞬间浸染了白衬衫。 触目惊心。 “咬够了?”陆柏庭意外的没动怒,只是淡淡的问着叶栗。 他微微的松开叶栗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大是搂着她腰身的大手却仍然没松开。 那口气,就再自然不过,仿佛之前的一切都不曾发生:“去帮我拿点纸。” 叶栗一怔:“……” 最终,她无动于衷的坐着,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。 陆柏庭看着叶栗,也没为难她,微微松开她,直接从床头扯了一张纸,但是那眸光却始终锐利的盯着叶栗。 叶栗被看的有些发毛,想逃走的举动就这么硬生生的停了下来。 “叶栗,你敢从这间屋子走出去,我就敢弄死你。”陆柏庭说着,停顿了一下,“还有叶建明。” “你……”叶栗猛然回头。 陆柏庭拿着纸巾处理自己脖子上被叶栗咬的伤口,却没再理会叶栗。 两人就这么在偌大的主卧室僵持了起来。 …… 十分钟后,陆柏庭处理后伤口,才沉沉的转身,一瞬不瞬的看着叶栗:“你知道不知道,你今天如果在记者面前胡说八道的话,结果会是怎么样的?” 叶栗不说话,低着头。 那时候,她是冲动了,不顾一切的要和陆柏庭对着干,完全没想过后果。 “你不是讨厌南心,讨厌到骨子里。”陆柏庭冷声训斥着,“结果你就蠢的把自己送到她的枪口去?还求我弄死你?你要不想活,你怎么他妈的不把自己给弄死?” 一想到叶栗的举动,陆柏庭就忍不住来气:“我压着所有的新闻,所有的人,就想让你干干净净的,结果你倒好,迫不及待的要把自己泼一身屎?” “……” “你把你自己弄进去了,叶建明知道的时候会不会脑溢血直接死了?”陆柏庭说的残忍无情,“这样死了也好,免得我动手。” …… 他站起身,用力的扯了自己的领带,随意的丢在沙发上。

第一卷: 第388章 她以为陆柏庭只是说说而已

陆柏庭忽然就变得淡漠了下来,对这样的事情漫不经心起来,几次陆南心想要缠着陆柏庭,都被陆柏庭拒绝了。 但是,事已至此,陆南心又不能和陆柏庭发火。 一直到婚礼前夕,陆南心最后一次的确认过婚纱和礼服后,再看着坐在沙发上等自己的男人,有些微微变了变脸。 “怎么了?”陆柏庭好似知道陆南心的想法一样,问着,“谁又惹你不高兴了?” “柏庭,我——”陆南心面对陆柏庭的漫不经心,怎么都发不起脾气。 瞬间有了一种做了错事的人是自己的感觉。 但是,陆南心的不甘心压不下去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:“为什么我和你的婚礼,你都没有对外宣布过。” 当年,陆柏庭和叶栗的婚礼,可是闹得满城皆知,丰城没有人不知道他们结婚了。 而如今自己和陆柏庭的婚礼,虽然时间仓促,但是该准备的都准备了,一应俱全,甚至记者也好几次拍到了。 但是,陆柏庭就没承认过。 承认自己,真的这么困难吗? 陆南心知道,明天大婚的时候,谁都会知道,但是陆南心却不甘心叶栗曾经有的,她却没有。 这一次婚礼所有的规格,陆南心都是比照叶栗当时的来,只有比叶栗的更好,绝对不能输给叶栗一分一毫。 但是,偏偏陆柏庭并不是很合作。 “南心。”陆柏庭倒是没动怒,淡淡的说着:“这段时间,陆氏并不是太稳定,我的事情很多,有些小细节我并不能完全的注意到。如果你有这样的要求,你要在第一时间告诉我,我可以让公关部的人去处理。” 而确确实实,陆氏的任何新闻通稿,都是从公关部里发出去的。 包括当年和叶栗的婚礼,也是如此。 “但是现在,你看看时间,已经接近下班了。你不可能因为这样的事情,让公关部的人继续呆着,还要给各大媒体发通稿,人家只会觉得你矫情。” 陆柏庭耐着性子说着,但是这样的耐着性子下,是隐藏的很好的不耐烦。 陆南心被路不同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只能被动的看着这人,一动不动的。 “何况,明天就是婚礼,到时候现场会有记者,会有很多的人,谁会不知道我和你结婚。再说,现在叶栗的情况,我和她已经离婚,谁又不知道?” 陆柏庭反问陆南心。 陆南心被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 “南心。你执意要这样证明你自己和我的关系,我会支持你。但是,你要知道,你这的行为,在外人看来,就不见得是那么光彩的。” 陆柏庭说完,就不再开口,把选择权交到了陆南心的手里。 陆南心被陆柏庭说的心惊肉跳的,许久,她才叹了口气说着:“对不起,柏庭,是我错了。” “乖。”陆柏庭敷衍的哄着陆南心。 那低敛下的眉眼里,不耐烦的情绪越来越明显起来。 陆南心似乎在路不同的话语里,渐渐的安静了下来。

第一卷: 第402章 老婆,我怕我忍不住了

第一卷: 第621章 叶小姐,我保证内容非常精彩

从回到叶家开始,都是叶峻伊压着叶栗在养身体,甚至叶峻伊有一种感觉,若不是肚子里的孩子,叶栗可能连活下去的意思都没有。 很久,叶峻伊见叶栗不说话,他打算开口的时候,叶栗已经主动看向了徐铭:“徐特助,对外召开新闻发布会,我会接管陆氏集团,有问题的人,可以在十天后,直接来找我面谈。态度要强势。我十天会进入公司。” “太好了。”徐铭松了口气。 叶栗能回来,在很大程度上也能稳定军心,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的涣散。 商场最忌讳的就是人心涣散,群龙无首。 叶栗沉着的继续说着:“这十天,把陆氏的情况都汇总给我,我会做一个全面的了解,十天之后,就召开股东大会,还有公司高层的管理会。” …… 每一点,叶栗都交代的很仔细。 徐铭认真的记着。 两人并没聊太长的时间,而后,徐铭就快速的离开叶家,按照叶栗的吩咐去准备所有的事情。 在徐铭走后,叶峻伊看向了叶栗:“栗栗,你想清楚了?” 叶栗嗯了声,并没多说什么。 “现在的丰城全都是豺狼虎豹,虎视眈眈的看着陆氏集团,陆柏庭不在,你接管他的位置,就势必要面对血雨腥风。”叶峻伊说的直接。 “那也是陆柏庭留下的,我不可能视而不见。这也是他最在意的不是吗?”叶栗说的很平静。 叶峻伊很了解叶栗的倔强,叶栗决定的事情从来不会轻易的更改。 最终,叶峻伊也没再多说什么:“需要哥的地方,尽管开口。” “谢谢哥。”叶栗冲着叶峻伊笑了起来。 叶峻伊像以前一样,揉着叶栗的脑袋,没再多说什么,他不阻止叶栗,并不是因为陆柏庭,而是因为让叶栗分点神,或许不会像现在这样胡思乱想,这才是叶峻伊最终没再阻止叶栗的原因。 叶栗心里也明白。 对叶峻伊,叶栗是感激的。 但是叶栗更清楚,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和陆子羁,她都不允许自己出事。 她必须振作起来。 这个世界上,没什么跨不过去的坎,总有一天,会风雨后见到彩虹的。 叶栗缓缓的闭眼,而徐铭的资料也在第一时间的传到了叶栗的邮箱里。 叶栗花了很长的时间,才看完了这些资料。 在第十天的时候,叶栗准时出现在陆氏集团,陆氏集团外围满了记者,那些刁钻刻薄的问题,叶栗轻轻松松的挡了回去,而面对陆氏集团股东的各种质疑,叶栗用最实际的行动告诉这些股东,他们的担心是多虑的。 股东最终也选择了退让。 陆氏的胡乱在叶栗接管后,也跟着彻底的平静了下来。 叶栗成了一个精明睿智的领导者,带领陆氏集团,继续走上新的高峰,她的一举一动也让丰城商界的人刮目相看。 陆氏回到叶栗的手中,甚至比在陆柏庭手里的时候还要发展壮大。 股东们自然也无话可说。 关注 "hongcha866" 威信公众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第一卷: 第1188章 陆南心是被判死刑吗?

第一卷: 第224章 我可以马上让公关部发通告

第一卷: 第224章 我可以马上让公关部发通告轰天谍战

两人之间那种说不上来的张力,就连李晟都感觉的清清楚楚的,他轻咳了一声,怔想回去的时候,忽然—— 陆柏庭很淡的开了口:“怎么,我要和我老婆的上司聊几句,不行?” 叶栗一僵:“……” 她瞪着陆柏庭,不满的神态已经表露的很明显,但是在这样明自己没利的情况下,叶栗是真的不敢多动。 结果,陆柏庭就这么当着李晟的面,忽然贴近了叶栗。 叶栗看着那张不断在自己面前放大的俊颜,下意识的后退。 但陆柏庭牵着叶栗的手却始终没松开过,半强迫的让叶栗靠近了自己,压低的嗓音却只有两人可以听得见。 “亲我一下,我就不问。”陆柏庭半是认真,半是玩笑的冲着叶栗说着。 叶栗是真的恨不得扑上去狠狠的咬住这人,但是碍于现在的情势,她还真的听话的亲了亲陆柏庭。 但也就只是亲了下陆柏庭的脸颊。 陆柏庭没松开叶栗,仍然这样暧昧不明的看着。 倒是李晟被看的格外的不自在,想打招呼,但是在陆柏庭的冷眼里,他闭了嘴,聪明的转身回了电梯。 毕竟,陆柏庭是真的得罪不得。 “就这样?”陆柏庭问着。 叶栗一僵,咬牙切齿:“你想怎么样!” “起码也要亲你老公一下唇,嗯?”陆柏庭贴着叶栗,像一个索吻的大男孩。 叶栗被动的看着陆柏庭,见陆柏庭没任何妥协的意思,最终被动的踮起脚尖,亲了亲陆柏庭的薄唇。 就在叶栗要松开陆柏庭的时候,却忽然被陆柏庭牢牢的扣住了腰身。 沉沉的吻,就这么扑面而来。 叶栗明显的僵了下,那种闪躲之意显得格外的明显,但是很快,这样的闪躲就被叶栗藏的很好,任陆柏庭吻着,也不反抗,但更不会主动。 一直到陆柏庭松开自己。 叶栗才开口:“现在可以了吗?可以走了吗?” “当然可以。”陆柏庭点头,牵着叶栗的手,朝着建元大厦外走去。 叶栗下意识的看向了李晟的方向,但是那里还有李晟的人,她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被陆柏庭耍了,李晟早就已经离开了。 而陆柏庭似乎并没有为难李晟的意思。 叶栗一时不知道说什么,被动的被陆柏庭牵着,一直到走出建元大厦。 果不其然,原先在楼下等着的司机,在看见陆柏庭来了以后很自觉地就已经把车开走了,叶栗再不情愿,也只能上了陆柏庭的车。 起码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,叶栗也没蠢到真的和陆柏庭对着干。 车子重新被陆柏庭发动,朝着陆氏集团的方向开去,但是陆柏庭和叶栗,谁都没打破这样的沉默。 叶栗想问,却问不出口,生怕陆柏庭狠狠的给了自己难堪。 倒是陆柏庭,在一个红灯后,突然主动伸手牵住了叶栗的小手,就这么包裹在掌心之中。 叶栗没反应。 “叶栗,你老公一晚上不回来,也不问问你老公去哪里了?”陆柏庭主动找了话题,问着叶栗。

第一卷: 第915章 唯一的是,叶栗已婚已育

“南心。”陆柏庭转身,腮帮子绷的紧紧的,一字一句仿佛都从喉间深处发出,就这么从容的看着陆南心一瞬不瞬。 这样的画面,也看得在场的人,胆战心惊。 陆南心的指尖紧紧的抠着床板的边缘,一言不发。 在陆柏庭开口前,她先发制人:“柏庭,你还是在意叶栗的角膜被我拿了,是不是?你还是在意是不是?可是我什么也没了,我差点连命也没了。我现在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,还要度过这一年的观察期……” 陆柏庭全身的肌肉绷着,就这么看着陆南心。 “你难道要撇下我吗?”陆南心哭出声,“因为你所谓的化验结果,就要把罪名扣在我身上吗?我可以不需要你管,但是我不想你这样误会我,我不想。” 陆南心哭的梨花带泪的。 韩祁慎在一旁看的直皱眉头,立刻走上前:“南心,你忘记医生交代的话了?你现在不能哭,哭的就是在伤你的眼睛。你不是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,难道要这样丢了?” “丢了又如何?”陆南心显得委屈,“我不想被人误会,我是一个心机深的人。不管别人怎么看我,但是我不想被柏庭误会。” 韩祁慎看向陆柏庭,陆柏庭却始终一动不动的站着。 那面色沉的可怕。 “说完了吗?”陆柏庭许久,才很冷淡的开口。 陆南心一下子禁了声,就这么看着陆柏庭,小心翼翼的。 “南心,我说过,你要了叶栗的角膜,我给了。那么,从此之后,再发生任何事情,我也不会再管了。因为我再欠你任何东西。”陆柏庭一字一句说的直接,“当年你救了我的命,我赔上叶栗和我的儿子,已经还给你了。” 陆南心错愕:“你……你什么意思。” “你要在丰城也好,要回到巴黎也好。所有的一切我都会给你安排好。”陆柏庭没理会陆南心的错愕,继续说着,“但是,你记住,不管再出任何事情,都不准再来找我。” “我不再亏欠你任何事。”陆柏庭的声音越发的冷漠。 那眼神,仿佛要把陆南心看穿,陆南心胆战心惊的,抠着病床边缘的指尖越来越明显起来,过大的力道,让指关节都阵阵泛白。 “叶建明身上的药剂,叶栗的早产。”陆柏庭忽然提及了两人。 陆南心的脸色更加苍白。 但陆柏庭却没给陆南心任何开口的机会:“你最好能保证,这两件事都不是你做的。我现在没任何的证据指明是你,就好似医生说的,没有对比,就不能武断的下决定。但是——” “柏庭!”傅骁皱眉,不赞同的看着陆柏庭。 陆柏庭挥开了傅骁:“如果我一旦有确切的证据,那么,我不会放过你。你做的事,也一样要付出代价。” 陆南心摇头,一脸的惊愕。 而陆柏庭则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。 原本还显得欢乐的气氛,瞬间就在陆柏庭的话语里,被沉沉的压到了谷底,让人动弹不得。

第一卷: 第1120章 谁都不如叶栗对自己上心

“你想多了。”陆柏庭的口气倒是没变,“医生交代了,母体的情绪不好,孩子出来性格不好。就算我再讨厌你,起码为了我儿子,我也会哄着你开心。” 叶栗一怔,显然没想到陆柏庭会这样说。 “明白?”陆柏庭说完,就懒得再看叶栗。 只不过,牵着叶栗的手,也始终没松开。 对叶栗这种入了冬以后,常年冷的无知觉的手,他的眉头是皱的越来越紧。 最终,陆柏庭训斥了起来:“叶栗,不要再我让看见你天冷的时候喝冷水,冷饮之类的,冰淇淋是绝对不允许,冰箱里拿出来的蛋糕没放一会,也不准吃。” 叶栗忍不住顶了回去:“以前也没见你管这么多。” “因为现在你怀孕。”陆柏庭说的直接。 “我不怀了可以吗?”叶栗忍无可忍。 “叶栗!” 这一次,陆柏庭的声音带了警告,很沉的看着叶栗,叶栗板着一张脸,转过头不理睬这人。 “不要挑战我的底线,我说得出做得到。”陆柏庭阴沉的警告叶栗。 叶栗没再说话。 陆柏庭也没理叶栗。 车子平稳的朝着陆氏集团的大楼开去。 …… 忽然—— 叶栗看着车窗外的某一处就开了口:“停车。” “怎么了?”陆柏庭眉头一皱,但是仍然按照叶栗的要求,就这么停了下来。 他顺着叶栗的视线看了出去,但是却没发现不一样的地方。 还没等陆柏庭反应过来,叶栗吧唧了一下嘴,看着车窗外,那表情有些垂涎:“陆总,我想吃酸辣粉。” 陆柏庭:“……” “那家酸辣粉特别好吃,我以前缠着我哥给我买,那家店又老排队,我哥被我逼着没办法,就在那排队。” 叶栗说着还一脸的回忆:“是真的很好吃。哪家餐厅的酸辣粉都比不上这个老板做的。我小时候还想着,我要嫁这个老板。” 陆柏庭:“……” 见陆柏庭不说话,叶栗笑盈盈的,笑意却不达眼底:“陆总,不是要伺候你儿子开心,那我不开心了,您儿子肯定也不会开心。” 忽然,陆柏庭就这么被叶栗拿捏住了,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。 “陆总。”叶栗就这么冲着陆柏庭挑衅的笑。 陆柏庭很沉的看着叶栗,然后他简单的干脆了熄了火,下了车,朝着酸辣粉的店面走去。 这下,换成叶栗错愕了。 她一动不动的坐在副驾驶座,就这么看着陆柏庭高大的身影,鹤立鸡群的站在人群中。 唔,排队买酸辣粉。 叶栗看的有些入神,真不能否认,陆柏庭不管怎么样,都是一张盛世美颜。 她当年肯定是年少不懂事,才这么被这男色给蛊惑了。 而排队的陆柏庭似乎感受到叶栗注视的眸光,忽然看了过来。 两人的眸光就这么在空中碰撞了一下。 最终落败的是叶栗,她不自然的低下头,就这么拿着手机把玩了起来,有一下,没一下的。 叶栗的心思根本不在这。 她是真的捉摸不透陆柏庭了。